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和神仙女同居的坏小子 > 第319章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 提供最全的免费阅读网 欢迎大家收藏阅读。)

    “你才病了”李彤面无表情看着他说道:“找我有什么事我正在忙”

    秦杰沒有理她直接走进房中四处打量一番沒有发现她在修行什么魔教秘法比如《饕餮**》的痕迹然后他注意到床铺上依旧平整如新似乎这些天根本就沒有人睡过一般不由吃了一惊

    “这些天你都沒有睡觉”

    “冥想足以补充精力睡觉多耽搁时间”

    “冥想是冥想睡觉是睡觉这个世界上沒有比我更明白这件事情的人你究竟想做什么你究竟急着做什么”

    李彤声音有些虚弱说道:“我说过我离开神话集团來沈州市就是需要一些时间时间对于现在的我很重要

    秦杰转身看着她的眼睛认真说道:“虽然我不在乎你的死活我也知道神话集团肯定有些大人物想你去死但你毕竟是李彤如果让你就这么死在我家里肯定会有大麻烦我不想惹麻烦”

    着意正盛的夏夜里星光如雪也不可能平凭几分凉意李彤苍白如雪的脸色和冷淡如冰的声音却让人感觉她整个人仿佛不在湖畔的庭院客居里而是在大雪纷飞的凛冬中

    “我不会死所以你不会有麻烦我只是需要时间修行”

    秦杰心想果然如此只是不知道她从神话集团带走了什么了不起的修行秘诀轻声说道:“一个人单独修是修双修也是修如果你遇着什么门槛不妨与我一道参详参详说不定对你会有所帮助”

    李彤冷漠说道:“你会这般好心”

    秦杰面不改色说道:“双修或者能双赢嘛”

    李彤平静说道:“你自己说过白武秀都不敢用这等下流话來撩拨羞辱我沒想到你却是这般无聊之人”

    秦杰怔了怔说道:“我先前说的话何处下流”

    李彤静静看着他的眼睛沒有发现一丝羞愧和窘迫心想双修之法是神话集团教典里的不传之秘莫非这家伙真不知道

    不过在草原冰寒山脉里她见过秦杰太多无耻冷血的表现所以她也不会确信这一点转而说道:“你是斋主的学生何必从我这里偷师”

    “我说过不是想从你这里偷什么只是互相参详”秦杰稍一停顿笑着说道:“好吧我确实想从你这里学些什么清梦斋虽说什么都有但却沒有神术方面的典籍你会神术在大明湖畔我见过你的万丈金光”

    “神术是道门不传之秘”

    “楚楚是总经理的继任者她有资格学神术只不过总经理死的太早她有很多地方沒有学明白”

    李彤微微皱眉

    “你在担心什么怕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怕我家楚楚将來成为神话集团年轻强者里的第一人”

    “激将法”

    “是”

    “既然知道是激将法我为什么会同意”

    秦杰微笑说道:“因为你是最强大的李彤你会担心被张楚楚超过吗”

    李彤面无表情说道:“我从來不担心永远不会发生的事情”

    秦杰追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同意”

    李彤思忖良久后问道:“你拿什么來换”

    秦杰很认真地回答道:“房租”

    李彤静静看着他说道:“我还是低估了你”

    秦杰问道:“无耻程度”

    李彤点了点头

    秦杰转身向客房外走去

    李彤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开口说道:“你不能旁听她不能告诉你”

    秦杰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认真说道:“我以斋主人格发誓”

    沒有能够发现李彤的秘密沒有能够从那个秘密里挣些好处这让秦杰感觉有些遗憾不过他相信只要这个李彤继续在沈州市里住下去他总能找到机会

    躺在大床上他像过去十几个夏天里那般抱着张楚楚洁白如莲、又冰凉如寒玉的小脚丫享受着只有他能享受的清凉夏日

    “我也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答应不过这是一个好机会我所见过的神话集团的人里面就这个女人能让我感到几分佩服神术修行到什么程度无所谓你身体里的寒症相信能更快驱除”

    张楚楚觉得脚有些痒蹭了蹭轻轻“嗯”了一声

    秦杰看着窗外银白的星光听着声声浪的蝉声忽然觉得怀里的小脚丫子热了起來心境却是平静恬美至极暗自想着自己曾与书痴同游如今与李彤同住隆庆不知生死估计已死花痴也许会來报仇说不定可以化仇为友那么天下三痴便都与自己有了关系定然是一段佳话

    正自得意眼前窗外银白的星光忽然间变成了沈州市冬天朱墙前的那些鹅毛大雪他想起了雪中那个黑发如瀑、眉眼如画的女子不由心生惘然

    从小到大张楚楚一直能感知他最细微的情绪只不过片刻沉默她便察觉到秦杰此时的心情有些异样好奇问道:“在想什么呢”

    秦杰捏了捏她的小脚丫子说道:“沒什么”

    他心想连意淫都有些困难的人生未免有些无奈

    不论因为什么原因反正李彤同意了与张楚楚一同修行神术虽说张楚楚在神术方面的天赋与潜质早已得到了总经理和副董事长两位的承认但她毕竟前十五年的岁月都消磨在做饭洗菜擦桌这些事情上论起对道门神术的理论认知和李彤相差不可以道里计

    张楚楚有些紧张走进了幽静的别居然后那个安静了很长时间的屋内光明渐作庄严气息随风四溢好在是盛夏白昼并不是太过显眼

    当天夜里秦杰和张楚楚在床上认真地讨论了很长时间在确定自己确实沒有修行道门神术的天赋之后他决定还是要尊重一下斋主的人格从那之后再沒有询问张楚楚也沒有尝试去偷窥

    当张楚楚再次走入别居时他就站在种着数株梅花的庭院间安静等待夏时梅花自然不会开老枝弯曲自有别样美丽正如他此时的心情虽然自己沒有从这件事情里觅得好处但张楚楚能有好处也一样美好

    又是当天夜里李彤端着碗白米饭在吃忽然她抬起头來看着秦杰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小丫头的修行天赋有多高”

    秦杰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很高但不知道具体多高”

    李彤平静说道:“非常高高到如果我是你想着自己的女人修行天赋竟然比自己高这么多一定会羞愧到去撞柱”

    秦杰开心地笑了起來说道:“我洗澡的时候又沒有被人看光光贞洁仍在何在学那些妇人玩撞柱的把戏”

    李彤看着他忽然开口说道:“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我一定会杀死你哪怕引起神话集团与天道盟之间的战争也在所不惜”

    秦杰倒吸一口凉气感慨说道:“原來我现在已经这么重要了”

    与张楚楚共同参详神术并沒有对李彤的生活带來更多改变她还是长时间留在客房内依然沉默专注甚至有些痴狂地继续着她的修行借着天光对着那张在纸间撕下的剑发怔偶尔走出客房则是在别居庭院里对着天穹喃喃自言自语抚着弯曲的老梅若有所思

    她脸色愈发苍白眼眸愈发明亮神情愈发憔悴却依然专注坚毅

    很自然地秦杰想起了清梦斋里的人们想起了人生如題各种痴这句话想起了自己登旧书楼进后山悟符道甚至更早一些的书道冥想岁月感慨想着果然都是相同的人不由心生戚戚

    他忽然向梅树旁的李彤走去

    “虽说修行确实需要痴劲但一味苦修终究不是道理我有过一些经验放松一些反而能够看到壶外青天”

    李彤转过身來看着他平静说道:“你哪里來的骄傲和自信來判定我这十几年的修道生涯里还沒有逾过你所说的那一关”

    “但你至少现在可以再尝试一下”

    李彤微讽说道:“怎么尝试带我去道观旧寺拜山还是像带王雨珊一样带着我在沈州市里欣赏风光还是双修”

    秦杰微显窘迫不是因为双修这个词而是因为对方提到了书痴待心情平静后他看着她认真说道:“我们打一架”

    听着这个提议李彤眼眸微亮对于她这个李彤而言这个提议着实有些符合她的性情微笑说道:“你敢和我打”

    秦杰很诚实地说道:“你现在修为境界下降的厉害而且这些天心神损耗很大如果要战胜你现在似乎是好机会”

    李彤沉默片刻后说道:“我所以为的战斗都以生死为线”

    “彼此彼此”

    “你真相信我弱了”

    秦杰静静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也许你的金丹后期只是假象但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我连你都不敢挑战……”

    (在线书吧为大家提供免费快速的说阅读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