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和神仙女同居的坏小子 > 第120章 我可以证明!(一)
王雨珊面无表情的看着何伊,“你处事本来就不公。”

    听到这句话,营帐内顿时响起了无数倒吸凉气的声音。神话集团副董事长也是微微蹙眉,“雨珊,如果你没有什么证据的话,就不要指责神话集团处事不公,我希望你说话能够慎重一些。”

    王雨珊目光涣散,仿佛没有焦距一般,说道:“所以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我和雁荡山的同门说的话不是证据,他们说的话就是证据了?”

    营帐内顿时沉默了起来,王雨珊的这句话可谓是直指本心,点明了今天这件事最根本的问题。然而言语的可信程度,不在于说话的可信程度,而在于说话的人是谁。谁的修为更强大,谁的背景更身后,谁就是赢家。世界上任何的事情都是这样,谁又能如何?

    何伊突然笑了起来,笑声十分的恐怖,过了好一阵,笑声停歇,她才看向不远处的王雨珊,嘲弄的说道:“在这个世界上,有谁会觉得我何伊会说假话?”

    副董事长沉默片刻后,看着在场的众人问道:“有没有人知道那群马贼是从哪儿来的?当天有没有哪个门派的弟子经过那片丘陵?”

    不是没有人会相信,而是没有人敢相信。不是没有人会回答,而是没有人敢回答。不过也确实,当天的的确确没有什么修真者经过那片丘陵,至于那群马贼或许有侥幸逃脱的,但是茫茫草原,能上哪儿找去?

    “神话集团的惩罚我可以接受,但是刚才那个叫邢世国的带队说我雁荡山子弟昏庸无能,怯懦畏战,连马贼都对抗不了的说法,我不能接受。”她手伸向后面,从身边世芳的腰间掏出了一把小刀,面无表情的看着邢世国,说道:“虽然你是元婴前期的高手,但是我不会无趣到向你挑战,你不用紧张,因为你没有资格!”

    邢世国愕然无语。

    转而,王雨珊又看向了何伊,说道:“雁荡山弟子王雨珊,请何奶奶赐教!”

    说罢,她就把小刀横向手掌,刀锋朝下,手腕用力,准备割开手掌。但是就在此时,神话集团副董事长和天道盟朱立同时站了起来,面色剧变,阻止道:“且慢!”

    营帐内的人反应要比两个大人物慢上半拍,但是之后也明白了王雨珊这个动作的用意,也是震惊的一片踢倒了桌椅板凳的声音。王雨珊这个动作是在向何伊发出决斗,而且是生死决斗!

    众所周知,王雨珊是修真界的三大美女之一,除了容貌,还和修真境界有关。可是她今天要挑战的对象,却是已经成名已久的丐帮高手何伊!虽然她是王雨珊,但是也没有人看好她能够战胜有数十年雄厚修为的前辈。

    何伊冷冷的看着王雨珊,枯瘦的手扶着椅子的扶手,缓缓站起。副董事长见状,连忙对王雨珊大声训斥道:“你在胡闹什么?还不快点把刀收起来!”

    就在这时候,营帐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混乱的声音,嘈杂无比。然后,营帐的帘布掀起,秦杰牵着野马走了进来,他突然看到王雨珊的举动,知道这代表着王雨珊在下生死决斗,顿时大吃一惊。也顾不得营帐里有多少人了,他愤怒的对王雨珊喊道:“你丫干啥呢?赶紧把刀给我收了!”

    王雨珊看着远处的秦杰,缓缓的放下了手里的刀,轻声说道:“除了这个办法,我想不到其他的办法能替死去的同门洗刷冤屈了。因为他死了,所以不会再说话,而我说的话,却没有人听。”

    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平静得就像是在说一件家长里短的琐事。但是这落在秦杰的眼里,这个孤零零站在远处的女孩儿,却是那么脆弱,那么悲伤。在场的众人顺着王雨珊的目光看向了营帐的门口,他们看着秦杰的眼神充满了好奇和吃惊。朱立无法阻止王雨珊,副董事长也无法阻止王雨珊,但是这个男人出现后,只是大喊了一声,就让王雨珊乖乖的放下了刀。

    接下来,人们注意到了王雨珊平静目光中的那一丝信任,注意到了雁荡山子弟明亮的目光中那一丝依赖。这时候,所有人才发现,雁荡山的子弟竟然把希望、信任和依赖全都寄托给了那个不知名的年轻男人,不由得疑惑更加深了。等到他们看到秦杰手里牵着的那匹野马,想到昨天在赛马场上发生的事情,心中就更加震惊无语,也同时更加的疑惑,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蓝柔冲了过来,把之前营帐内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次,尤其是提及何伊指责的时候,蓝柔脸上的愤怒实在是难以掩饰。营帐内的人们都疑惑的看着秦杰和蓝柔,因为不知道他具体的身份,所以都很有默契的保持着沉默。他们都很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现在副董事长已经下了结论,何伊又是冷眼旁观,难道这件事还能有什么其他的进展?

    因为有很多人看到秦杰牵着野马走到了这个营地,所以有很多人跟了过来,营帐外喧哗无比,一直到守在外面的神话集团修真者训斥了几声,这才算是安静了下来。秦杰从蓝柔口中知道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想了想,然后把野马的缰绳系在了营帐边缘的柱子上,但是却没有系死,因为没准儿一会儿还要跑路呢!

    秦杰看着远处的王雨珊,说道:“就这么屁大点儿事儿,还值得你在手上划个口子?只要你肯想,那就一定有别的办法的。”

    营帐内的众人依然沉默着,看着他的目光越发好奇,又有些嘲弄。心想,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死无对证的,而且当天在丘陵下发生的事儿,本来就是讲证据就能讲通的,你就算拿出证据,又能怎么样?

    这些想法和感慨都是在他们的心里,但是却被蓝柔直接问了出来。他想到同门师兄师姐的愤怒和无奈,睁着大大的眼睛,嘟着可爱的小嘴儿,疑惑的问道:“怎么证明?”

    “我可以证明,因为我当时也在。”秦杰看了一眼营帐内表情各异的各方势力的修真者,抬起右手,伸出食指,指着远处的邢世国,说道:“我可以证明,当时丘陵上神话集团的修真者见死不救、冷眼旁观,而且在我们打退了马贼后,这位牛逼的大叔又带着那些牛逼的修真者冲下丘陵,割掉了马贼的脑袋,抢夺战功,并且我认为他们当时还有杀人灭口的念头。”

    听到这话,在场的众人不由得哗然了起来。秦杰的这段话不仅仅是指责神话集团的修真者冷血无情,甚至还提出了更加严重的指控!哗然的声音逐渐平息,人们看着秦杰的眼神更加的复杂诡异,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觉得秦杰能把现在的局势翻盘。心想,难道你一句话人家就得相信?不由得,他们都觉得这个年轻男人有点儿像是在找死似的。

    神话集团的副董事长面色阴沉,眉头紧皱,显然是有点儿不高兴了。他没有想到,这个麻烦眼看着就要结束的时候,王雨珊竟然突然出面,而且表现得非常强悍。这还不算什么,现在又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了一个年轻男人,说出的话跟是节外生枝,把事情变得更加麻烦了。

    他正准备出言训斥的时候,突然发现右手边天道盟的朱立神色有些诡异,因为他在笑,笑容里又好像别有深意。副董事长心中凛然,难道这位天道盟的家伙认识这个人?虽然神话集团在修真世界里同样地位超然,但是却对天道盟有着深深的忌惮。如今看到朱立流露出这样的神情,他便直接微微一笑,也不打算把训斥的话说出口了。

    邢世国被指控冷血无情,甚至还要杀人灭口,面色早就阴沉得如同夜幕降临一般,狠狠的瞪了一眼站在门口的秦杰,虽然没有想起当初余光看到的那一道黑影,但是也注意到了秦杰胸口挂着的徽章,怒声训斥道:“看你胸前的徽章,你也应该是雁荡山子弟吧?既然如此,这件事你又有什么资格指控?”

    秦杰摇了摇头,“我不是雁荡山子弟。”

    说完这句话,秦杰拉着蓝柔的小手,向营帐里面走了过去,鞋子踩在毛绒地毯上,没有发出声音,但是每一步却都走得十分稳健。道路两旁的各方势力修真者,全都表情凝重,暗自猜想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既然已经不承认自己是雁荡山子弟,那么这份从容是哪儿飘来的?

    自从秦杰出现在营帐内后,何伊就一直保持着沉默,冷眼旁观,甚至看都没有看秦杰一眼,因为对于这种小角色,她根本就是不屑!一直到秦杰走了进来,她才缓缓抬起头来,看着正向这边走来的秦杰,冷声说道:“你既然不是雁荡山子弟,为什么那天你会出现在粮草队里?为什么你现在戴着雁荡山的徽章?也不知道你到底是哪儿来的邪魔外道,竟然敢冒充我们正道中人,来人!给我拿下!一定要好好审问一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