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三生向道行 > 第四十七章 家族的荣耀
    第四十七章家族的荣耀

    天庆府城,紫莲大街。

    “老祖,咱们就这样进去,会不会被赶出来呀?”秦宁远远看着寒梅阁那灵光昂然,气派十足的巨幅牌匾,有些心虚的说道。

    “不用担心,这玉符不是假的,最不济就是不答应咱们的要求罢了。”秦松廖安慰秦宁,也是安慰自己。别看他总是说自己是北玄城秦氏凤鸣城分支家主,其实寒梅阁这样的地方他很少来,何况这次是要找掌柜的。

    当时秦松廖冒着被元婴修士拍死的风险活捉了杨枭,最后却鸡飞蛋打,让一颗‘筑基丹’掉地缝里面了。秦松廖一路上脸色沉肃,弄得秦宁也不敢大声说话。

    在快到天庆府的时候,秦宁整理杨枭的储物袋,不经意间发现了梅袖留给杨枭的玉符。

    玉符没有什么特殊的,只是上面印刻了一枝梅花图案,里面还有一句话,“杨枭曾相助与我,前来求事或求物,在我权限内的,都满足他。梅袖。”

    就是枚玉符,让秦松廖瞬间又充满了希望。

    在岐山州,敢用‘一枝梅’做图案的没别人,只有梅家,况且落款还是姓梅的,这肯定是梅家的谁给秦枭的,或者是秦枭捡的。

    秦松廖毕竟比杨枭多活了几十年,脑袋一转,就大概明白了过程。不管这玉符是这个叫做‘梅袖’的专门给秦枭的,还是秦枭捡来的,既然在秦枭手上,那这个人情就算是秦枭的,现在秦枭死了,那这个人情就算是秦家的。

    不过他也不是特别有底气,因为不知道这玉符是不是谁拿着都可以用。

    “老祖,你说,这是不是骗啊?”秦宁脸上有些不情愿跟秦松廖一起去,觉得自己好歹也是秦家大小姐,拿着一枚不知道秦枭怎么弄来的玉符,就上门去找人要好处,感觉跟要饭似的。

    “怎么说话呢?什么叫骗?”秦松廖一瞪眼,很是威严。

    “……那叫什么?”秦宁撅起小嘴,嘟囔着说道。

    “秦枭是我秦家子孙,欠秦枭的人情就是欠我秦家的人情,秦枭死了,老祖代表秦家来收人情,怎么能叫骗?”秦松廖劈头盖脸一通训。

    “我就是担心咱们被赶出来。”秦宁有些怯怯的说道。

    “我凤鸣城这一支,还是百年前天行老祖参加过夺丹之战,得到过筑基丹。自那之后,就再也没有筑基修士支撑门庭。没有筑基修士,我们就没有争夺苍灵贡献令的资格,也就没有了从仙师殿分配筑基丹的资格。长此以往,我凤鸣城这一支会从北玄大陆上消失的。

    为了家族长盛不衰,为了家族荣耀永存,别说是这张老脸,就是豁出命去,也是值得的。”

    秦松廖背着手,背脊挺得笔直,走在大街上,旁若无人的教导秦宁。

    听到‘豁出命去’,秦宁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

    “你也要记住,你是我秦家倾力培养的顶梁柱,是我秦家凤鸣城这一支的未来主事人,遇到什么事情,都要把家族的荣耀放在第一位……其他的,都是次要的。”秦松廖一边走,一边语重心长的说。

    秦松廖整整衣服,挺起胸膛,带着秦宁走进寒梅阁。

    梅家是岐山州最大的势力,几乎每个府城最大的售卖各种修仙资源的就是寒梅阁了。

    天庆府城的这家寒梅阁,占地十余亩,外面巍峨壮观,里面宽敞明亮,一排排货架放置其中,却并没有遮挡住视线,丹药、符箓、法器、各种灵茶灵酒灵果等等,应有尽有。

    连站在边上等候传唤的侍者都有炼气七八层的修为,穿着的统一的服饰,隐隐透着一股灵力波动。

    秦松廖自己穿的还只是普通衣服,遇到打斗,沾上一点灵力就有可能坏掉,所以他的储物袋里面装了好几套换用的。

    可是这些侍者穿的却是法衣。

    秦宁是第一次进这种奢华的地方,胆怯丢在脑后,眼睛已经不够使了。尤其是看到服饰区那琳琅满目,花样各异的女式法衣,秦宁更是移不开眼。

    这时,有女侍者过来招呼,看到两人灵力波动只有炼气期,再看看打扮,眼神有些鄙夷,面上不自觉的带上一抹耐烦,不过他们应该是都经过专门的服务训练,那抹不耐烦很快就消失不见,微笑着问道。

    “两位有什么需要?”

    “我要见你们掌柜。”秦松廖沉声说道。

    “……,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就行。”

    “事情重大,你做不了主,还是让你们掌柜的来吧。”秦松廖脸一板,拿出秦家老祖的威严来。

    女侍者愣了一下,讥笑道:“哟,摆威风也不看看这是哪里?寒梅阁的掌柜都是筑基前辈,是你说让来就来的吗?”

    秦松廖神情一滞,他还真没有想到寒梅阁的一个小掌柜竟然都是筑基期前辈。不过现在不能露怯。

    “哼,事情重大,你怕是担不起,还是把掌柜的叫来吧。”秦松廖的声音不自觉的就有些大。

    秦宁在一旁,看到周围有人看过来,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跟秦松廖拉开了一点距离。

    “嚷嚷什么?不看这是哪里,安静点。”女侍者看秦松廖扯起嗓门,顿时拉下来脸了。

    就在这时,一个筑基期后期修士,穿着寒梅阁掌柜的服饰,正一脸谄媚的往外恭送一位风流倜傥的年轻男子。

    听到声音顿时脸色不好看了。

    “干什么呢?吵吵嚷嚷。”掌柜的冲这边喊了一声。

    女侍者听到声音立即神色恭敬,转身冲那边回禀,“梅掌柜,这两人一进来就说要见您,也不说是有什么事情,我正在询问。”

    “见过前辈。”秦松廖一看掌柜来了,竟然真是筑基期前辈,赶紧施礼。

    “没看我正忙着呢吗?你有什么事情一会儿再说。”掌柜脸色一沉,说道。

    “……是。”秦松廖老脸尴尬。

    “等等,发生什么事情了?”那年轻男子问道,还朝这边走了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