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圣域鸿儒 > 卷二:故去远人行 一百一十:天街

卷二:故去远人行 一百一十:天街

卷二:故去远人行 一百一十:天街 (第1/2页)
  
  “大夫,他没事吧。”
  
  妇人担忧地说。
  
  “没事,他只是睡过去了,醒来后就好了。”邱少鹄安慰对方,妇人才终于松了口气。
  
  此时邱少鹄就在这对夫妻的家里,屋舍拮据,但并不透风漏雨;装饰也极为简朴,不过收拾的很干净。在康京中,并不富裕的平民拥有这样一个小家,已经足够安心。
  
  邱少鹄还注意到,房子后面还有一大片院子,但没有直接过去的门,应该是这家人单独租用的。院子里堆满了各种粗炭,一半已经处理好,被磨成了炭粉,屋子里除了厨具,也放着各种加工炭的工具。
  
  看来这户人家是以卖炭为生,京城的达官贵人烧炭格外讲究,粗炭不能直接烧,要加工好,混入蜂蜜、黏土和各种香料,捏成各种好看的动物形状,这样放进火中烧炭取暖,既雅致也能减少烟灰。
  
  思考片刻,邱少鹄说:“你丈夫他,以前有过什么症状?”
  
  “症状?别的到没有,但他从小到大,和其他人比起来,一直显得精神衰弱、体力不佳,看了多少郎中也没能把身体养好。这位大夫,你看他这病……”妇人还是对邱少鹄存着一线希望。
  
  踌躇了一下,邱少鹄还是说:“用酸枣仁磨成粉,每天煎水服用,如果有机会,多吃一点安神的药物。还有,不要让他受到什么刺激。这样过个一两年,兴许有所好转。”
  
  “谢谢,谢谢大夫了。”妇人千恩万谢。
  
  邱少鹄心里却悄悄叹了口气。他自然知道这男子是什么症状,无忘岛上的典籍《神魄经》里提到过,这是天生的三魂不全、神魂虚弱,故而常会被妖邪趁虚而入,医生则常将此成为“离魂症”,虽有差别,但大同小异。由此造成的身体虚弱,当然靠着补药是养不好的,因为根结在精神。
  
  这样的人神魂天生缺陷,就如同四肢天生残疾一样,即便吃药也只能缓解、无法治愈。毕竟有些病,即便再妙手回春的医生,也是治不好的。
  
  “我要再给他温养一下精神,期间必须保持安静。你出去把门关上,没有我的吩咐,不要进来。”听了邱少鹄的话,妇人立刻点头应允,飞快离开了狭小的屋子,转身将绳子系着的木门带上。
  
  四周再无他人,邱少鹄伸出一根手指,将元气汇聚于其中,忽然点在沉睡中的男子眉心,意识全部投入,整个精神如同遨游在大海一般,在其中不断寻找着什么。
  
  《神魄经》里不仅提过人分三魂七魄,三魂化神、七魄入体,是为神道修行根本之一。其中还提到过一种“搜魂之法”,可以借助魂魄的根源,探查别人的记忆,从中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邱少鹄想知道这个男子到底经历了什么,每逢月圆,就有月徒出现,加上他自己之前看到月光的那种刺痛感,邱少鹄猜测,恐怕必然有人在此期间作祟。
  
  搜查他人的记忆,实际上并不像一般人想象中,会以一个完整的图像形势来展现在人的眼前。实际上,即便对当事人来说,记忆都是很散乱的东西,常常会有重要的事情被忘却。
  
  所以像是这类搜魂法门,也只对睡着的普通人有用。清醒的人念头杂乱容易混淆记忆,修士则能有意识关闭自己的精神让人找不到记忆的源头。
  
  邱少鹄的视野中,自己在对方的精神只有一个一个奇特的小点,每一个点都是一个记忆的环节,一个个点跳跃着变成一条线,紧跟着线连接在一起,就交织成完整的记忆。其中有许多点是缺失,就证明这里也早已被忘记。
  
  可以直观看到的,就是有些记忆是发光的,证明这段记忆对当事人很美好;另一些则是无比黯淡的,那就是当事人不愉快的一些会议。
  
  邱少鹄查询对方今晚的记忆时,只有那么一点,是黯淡无光的。时间也与满月时正好可以对应。
  
  而在邱少鹄碰触到那个黯淡的点的一刻,它消失不见了。
  
  意识重归本体,邱少鹄立刻再度拿出星图,用它还原刚刚自己见到的场景。那一点记忆在对方的脑海中已经模糊不清,邱少鹄必须强在对方彻底忘却之前查清楚那到底是什么。
  
  星光闪烁,最终交织在一起,然而空无一物。
  
  但是在邱少鹄的耳中,隐约出现了一个声音,与他在满月中听到的迷幻经文一模一样。梵音诵经,却不予人排忧解难,反而折磨得痛苦不堪。
  
  “又是这个声音?它是伴随着满月一并出现的?”邱少鹄眉头紧蹙。
  
  还原出来的声音,实际上比当初自己亲耳听到的还要模糊不清,也就还是不知道这到底说了什么。
  
  这个男子先天魂魄缺陷,精神也就更为敏感、同时更脆弱,所以即便他听到了一些不如自己清晰的声音,也依然能把他逼疯。
  
  同样的人不知还有多少,如果每个满月都会如此,恐怕也足够官府头疼一阵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就是能进球 末世之春回大地 谢家小玉 三寸人间 凌霄魔帝 心之莲 天陨星 阳间巡逻人 万古第一神 帝武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