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三婚完美,总裁二娶天价前妻 > 第198章:亲子鉴定!
    她难得的,一字一句地质问他。

    之前说不想结婚的人是她。

    她想要解除婚约,可是苏半月没有答应。

    她自己心里也清楚得很。

    她的婚姻,是和苏半月绑在一起的,根本不可能解除。

    苏半月闻言笑了笑,笑意柔和,他慢慢地抬手,握上南黎优戳住他胸口的小手,温和地笑了笑:“没有,我期待和你结婚。我是觉得我们两个的婚期,由你来定会比较好,如果我定了,你不满意,还得再改啊。钤”

    “苏半月,你是在抱怨我太霸道了是不是!”南黎优听到苏半月这么说。

    张牙舞爪的扑了过去,小手搂住了苏半月的脖子,低头就往他的脖子咬去。

    没有丝毫地留情,牙齿狠狠地咬下,连着那白色的衬衣,用力很大,在苏半月的脖子处留下了浅浅的牙印。

    白衬衫上则有一个淡淡地红唇印,像是开在那上面的一朵妖冶的红花。

    什么她不满意。

    如果日期不好,她当然会不满意啊。

    必须得她觉得行才行啊。

    南黎优的牙口十分锋利。

    苏半月任由她咬着,无奈地勾唇笑了笑:“黎优,我怎么会嫌你霸道呢?不过你这么咬着我,属狗的吗?”

    他轻轻地笑,说的话十分柔和。

    柔情蜜语,听得人的心都软了。

    纵然百炼钢也成了绕指柔。

    南黎优一听苏半月这么说,马上就松开了牙齿,推离了苏半月几分。

    她穿着居家服,十分宽松,跨坐在苏半月的大腿上,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

    南黎优两颊气鼓鼓的,小脸儿绯红,瞧着十分可爱。

    用可爱这个词来形容一个已经快27岁的女人,其实有点儿不太妥。

    但是南黎优天生长相长得嫩。

    她跟南黎辰一母同胞,皮肤白嫩白嫩的,柔软的仿佛能掐出水。

    一双凤眸狭长,长在女孩子的脸上,瞪着人的时候。

    总是会不自觉带出点可爱的妩媚。

    “你才是属狗的,你全家都是属狗的!”南黎优气呼呼地说。

    “好好,我明儿就去换身份证,改一下出生日期,改成属狗的行吗?”

    苏半月盯着南黎优美丽的小脸,笑眯眯地说。

    “不可以!”

    南黎优怒气未消,气得两颊绯红,“你分明就是在哄着我,苏半月,我说什么事情,你都说好好好,什么事情都顺着我……”顿了顿,南黎优咬唇,模样看起来有些委屈,“你,你……就不会生气吗?”

    听到南黎优这样的话。

    苏半月的黑眸深谙,他唇角扯着的温柔笑容似乎微微顿了顿,看着有些僵硬。

    只是这种僵硬很快就没了,快得几乎看不见。

    苏半月勾唇轻笑,他的眉眼也带着深深温柔的笑意,看着南黎优,低声说:“黎优,你是我的未婚妻,我舍不得对你发火!”

    这个答案让南黎优愣了愣。

    莫名地觉得有些脸红。

    南黎优色厉内荏,恶狠狠地瞪着苏半月:“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她嘴上是那么说,可是心里还是会止不住的甜蜜。

    苏半月其实很好。

    可是他总是对她这种态度,他宠她,包容她的一切。

    从来不对她发火。

    她要做什么,他也从来都是全力支持的。

    她跟他无理取闹,他也从来都是宠溺的。

    可是他就是从来不对她生气。

    这是爱她吗?

    “不然你想我怎么做?”苏半月唇角柔和的笑意未变,温和地眸光看着南黎优。

    南黎优抿唇想了想,凑近了苏半月,她的呼吸有些紊乱,心脏骤然间跳的厉害。

    偏厅里安静得很。

    只能听到苏半月沉稳的呼吸声,和她的呼吸声交缠在一起。

    “你吻我,我就告诉你。”

    南黎优一双好看的水眸盈盈,她的眼底清晰地倒映出苏半月俊逸儒雅的面容。

    说这样的话,让她紧张得手心冒汗。

    南黎优很快又在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

    有什么好紧张的。

    眼前这个人是自己的未婚夫。

    不管做什么,都二分之一合法了。

    不就是一个吻吗?

    两个人接个吻也没有什么吧。

    可是为什么会这么该死地觉得紧张呢。

    “你确定?”

    “当然确定啊,苏半月,你婆婆妈妈什么啊!”南黎优说话十分霸气。

    苏半月眉宇间带着温柔地笑意,听了南黎优的话,大掌抬起,一手托着南黎优纤细的腰肢,另一手抵在她的小脑袋后。

    菲薄的唇,慢慢地吻了上去。

    苏半月的吻很温柔,跟他的人一样,温柔而又轻缓地贴近了南黎优。

    这样的轻柔地举动,让人觉得他无比地珍爱这个小女人。

    两个人的唇瓣相贴,苏半月的唇干燥而温暖,他没有抽烟。

    南黎优觉得,苏半月的吻,她意外地觉得味道很不错。

    尽管两个人现在只是唇瓣相贴。

    南黎优的脸越来越红,像是被热气蒸过一般。

    红唇在微微颤抖,南黎优张开了红唇,小心而又羞怯地探出里面的丁香小舌,轻轻地舔舐苏半月的唇。

    被南黎优的舌尖碰触到,苏半月温柔的眼神暗了下来……

    “你叫我回来,就是为了让我看你们秀恩爱吗?”

    兀的。

    一道邪魅的嗓音似缠绕了朦胧的夜雾,淡淡地从偏厅的入口处传了过来。

    南黎优听到这声音,红唇猛地就离开了苏半月的唇。

    她仓皇地扭过头,活像早恋被家长抓到的小学生,结结巴巴地说:“三儿,你,你怎么回来了?”

    南黎辰额角的青筋跳了跳,忍住想要发火的冲动,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地蹦出:“南!黎!优!”

    南黎优见着南黎辰难看的脸色。

    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

    好像,是她把三儿叫回来的啊。

    哎,这三儿回来的时机也太不对了。

    要是他再晚回来一点儿。

    没准她就能把苏半月办了啊。

    下一次有这种事情,还是让三儿隔个半小时再回来吧。

    半个小时,应该能完事吧。

    半小时,会不会太质疑苏半月的“能力”了?

    还没有实践过,难以准确预估时间啊。

    好纠结!

    南黎优的脑袋里的想法很活跃,脸上还是一副无害的表情,瘪了瘪嘴说:“知道了,知道了,我叫你回来的,半月找你啊,半月,你不是有事要和三儿说吗?你赶紧和三儿说吧,你看他都气成什么样了,一点姐弟情都没有。”

    “黎优,你先起来。”

    南黎优愣了愣。

    起来?

    起来什么?

    她的眼睛转了转,这时才发现,她从刚刚开始。

    就坐在苏半月的大腿上。

    直直地,坐在苏半月的大腿上。

    这耻度也太大了吧,还被三儿看到了……

    南黎优简直谷欠哭无泪。

    她连忙从苏半月的身上蹦起来,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不是故意的,不是要故意坐你的大腿的,就是一不小心,想要和你……”

    “嗯,我知道。”

    苏半月温和地打断了南黎优毫无逻辑的紧张话语,微笑着说,“你回避一下,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黎辰说。”

    “哦。”南黎优闷闷地应了一句,转身往外偏厅外面走。

    边走还边想。

    啊呸!

    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她刚才应该端出霸气范儿,直接跟苏半月说她想上他不就行了。

    反正那是她的男人。

    婚期,定在什么时候好呢?

    既然苏半月让她决定,那她就不问他了,自己决定算了。

    ……

    南黎优出了偏厅。

    偏厅里只剩下苏半月和南黎辰两个人。

    南黎辰从口袋里摸出烟,两根长指夹着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又缓缓吐出一个烟圈:“半月,你对我姐,到底是怎么想的?”

    苏半月看着南黎辰的手里明灭的火星,慢慢地问:“什么意思?”

    “你会和她结婚的,对吧?”

    “会!”苏半月没有任何地犹豫地回答,“我会和她结婚,任何时候,有可以!”

    他温柔的声音徐徐低缓,说得很笃定。

    南黎辰淡漠地瞥了苏半月一眼:“那结婚之后呢?”

    “结婚之后嘛!”

    苏半月微微眯起眸笑了,他耸了耸肩,这个动作他做起来格外的优雅,“谁知道呢,我能说的是,黎优不提离婚,我就不会提离婚。”

    南黎辰英俊的眉峰紧紧地皱起,拧成一个骇人的“川”字,他的声音似乎沁着无尽的冰寒,看着苏半月的眸光透着凛然的寒意:“半月,她是我姐,不是其他的女人,你娶了她,得对她的一辈子负责到底,无论你心底的那个女人是谁,你这辈子就只能有她一个人了。”

    “我明白!”苏半月低低地笑了笑,笑意温柔,“但是南三,如果你们南家,真的关心黎优的话,不应该让她嫁进苏家,她太弱了,根本没有办法保护自己!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南黎辰吸了口烟,淡漠地说:“你苏半月现在想要在苏家保全一个人,难道还办不到吗?”

    苏半月笑:“姑且算办得到吧。”

    南黎辰皱了皱,一根烟很快就抽没了,烟蒂在烟灰缸掐灭,他问苏半月:“你叫我回来,想说什么?”

    “南黎辰,一年前,到底睡过陆佳丽没有?”

    苏半月和南黎辰两个人熟得很,穿同一条裤子长大。

    彼此亲如兄弟。

    苏半月问南黎辰问题,也从不拐弯抹角。

    南三俊魅的脸上表情诧异:“为什么这么问?”

    “有,还是没有!我要你好好想一想,你真的能确定你睡了她吗?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半月之所以会这样问,是因为他了解南黎辰。

    南三是南家幺子。

    南老爷子对他寄予厚望,只要不是非常出格的事情都不太管。

    许慧曼更是对着他溺爱得不行。

    成长的环境决定性格,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南三少爷,做事乖张狠戾,容易以自我为中心。

    尤其是陆佳丽和南战宇结婚之后的那两年。

    南三更是变得放荡,玩得过了头。

    只是无论南三再怎么样,苏半月也相信,他不是会和自己大嫂有私情的人。

    有些事情是原则,南三会守。

    苏半月表情凝重,文雅的脸上没了平时的微笑,问他问得很严肃。

    他的严肃,也让南黎辰不自觉地严肃起来了。

    南黎辰皱眉想了想:“那天晚上她在酒店晕倒了,酒店的服务员把我叫过去,我去看她,然后……被下了药!”

    那天是臭小鬼的生日。

    他们一家三人还去游乐园玩的。

    他那天,不应该去陆佳丽那里,应该把冷绯心和臭小鬼送回家的。

    “被下了药?”苏半月皱眉,“然后发生关系了,细节记得?”

    被苏半月这么一问,南黎辰愣了愣,他回忆地想了想,这个时候,已经想不起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我只记得我被下了药,我吻了陆佳丽,后面的事情……”他说得有些斟酌,边回忆边说,菲薄的唇轻扯,“我不记得,没有那一段的记忆。”

    “原来是这样!”苏半月若有所思。

    “怎么?”

    “你既然没有那一段的记忆,可能你们两个并没有发生关系。”苏半月说,“当然这也只是推测,你应该和你儿子做一下亲自鉴定,看看那是不是你的种。”

    南黎辰微微眯了眯眸,他有些奇怪:“为什么这个时候这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让我去做亲子鉴定?”

    苏半月微微笑了笑:“只是个建议,黎辰!”

    他并没有说出安景皓说的那一句话。

    如果让南三那是安景皓说的,那安景皓可就危险了。

    这件事情,可能和安景皓也脱不了关系。

    不过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莫愁似乎认识安景皓。

    安景皓似乎在怕着什么。

    他还得查一查。

    莫教官,好像不想让他知道真相。

    可是他偏偏要查出真相,看看那个女人惊慌失措的样子。

    ……

    苏半月建议了南黎辰去做亲子鉴定。

    南黎辰给照顾陆俊珞的保姆打了电话。

    陆佳丽疯了之后,陆俊珞就全职交给月嫂照顾了。

    每个礼拜南黎辰会抽出一些时间去看陆俊珞,或者让月嫂把孩子带来南家。

    到底是南黎辰的儿子。

    就算南老爷子默认了这孩子没有继承权,心里对着小孙子多少也是喜爱的。

    月嫂接到南黎辰电话的时候。

    刚给陆俊珞喂了一瓶奶粉,哄了陆俊珞睡觉。

    小小的孩子长得粉雕玉琢的,才几个月大,也无法理解少了原来一直抱着自己的那个女人。

    有没有陆佳丽。

    对现在小小的陆俊珞来说都没有什么差别。

    “三少!”接起南黎辰的电话,月嫂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

    这么晚打电话来,三少还是头一次。

    南黎辰淡淡地问:“俊珞呢?”

    月嫂看了一眼睡得香甜的陆俊珞,轻手轻脚地走出了小婴儿房,带上门,毕恭毕敬地回答:“小少爷睡了。”

    她不明白三少爷今天怎么这么晚打电话过来。

    压低了声音问:“三少爷,您有事吗?”

    手机那边南黎辰没有马上回答,过了好半响,就在月嫂以为南黎辰只是单纯地打电话过来关心一下陆俊珞的时候,兀的听到南黎辰冷魅邪肆的声音通过话筒传来:“明天上午十点,我去接陆俊珞。记得准备好。”“知道了,三少爷。”月嫂声音带着温情,恭敬地应道。

    挂断了电话。

    月嫂心想,三少还是挺关心小少爷的,给了小少爷的东西,都是最好的,也常常来看小少爷。

    不过小少爷还真是可怜,还这么小,就没了母亲。

    哎,幸好有三少疼着。

    ……

    “哥哥!”

    翌日一早。

    慕宅。

    小女人的房间里。

    冷绯心猛地从睡梦中惊醒,她从柔软奢华的大床上弹坐起来,额头是细密的汗珠,掌心都在流着汗。

    她做了一个噩梦。

    在梦里,是那夜车祸的场景。

    道路黑漆漆的,下着大雨。

    尖锐的急刹车,猛烈轰然的撞击声。

    冷小白额头渗着血,带着哭腔说:“姐姐,我疼……”

    猛然醒来。

    她才恍惚发现这是一个噩梦,她的胸口剧烈的起伏,呼吸急促地喘着。

    只愣了几秒。

    冷绯心掀开了被子。

    光裸着脚,步履匆匆地往外跑去。

    心里按捺不住激动。

    哥哥回来了。

    她得去看一看哥哥,看一看哥哥,不看一看哥哥,她这个悬起来的心没有办法放下。

    冷绯心光裸着小脚踩在地上柔软昂贵的地毯上,往房门口跑去,她开了门,冷小白的房间就在她的房间对面。

    隔着一条走廊而已。

    她打开了冷小白房间的门。

    房间里黑漆漆的一片。

    很昏暗。

    冷绯心起的这个点还太早,刚过了早上六点,这个时候天还没有大亮。

    她微微眯了眯眼睛,看到床上那鼓起的小山包,确认了冷小白完好地在睡觉。

    狠狠松了一口气。

    脑袋里一直紧绷地那根神经松懈了下来。

    浑身的力气仿佛一瞬间就被抽空了,她纤细的靠着门边的墙壁,身子软软地往下滑。

    细长素白的手渐渐捂住了脸,两脚绻了起来,头靠在膝盖处。

    一动不动。

    太好了,太好了!

    真的太好了!

    她的哥哥回来了,回来了!

    她靠坐在墙壁上。

    忽然,一件铁灰色的西装外套套在了她身上。

    慕宅里有暖气,不至于冷。

    但是肩上突然起来的压重感让冷绯心吓了一跳。

    她抬起头,猛然一惊,入目,是二爷英俊成熟的深刻面容,近在咫尺。

    “二,二爷……”她马上从地板上站起来,因为动作太过仓皇急促,小脑袋不小心撞到了二爷的下巴。

    砰的一声。

    在安静的走廊里。

    声音有些大。---题外话---

    ...

    ...  (美克文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