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三婚完美,总裁二娶天价前妻 > 第140章:从此以后,小绯心只要是他的就好了【揭露,必看!】
    加长的黑色豪车驶到了鹭城的一处别墅群。

    在一间豪华的别墅前停下。

    下了车。

    这个时候,雨已经停了。

    空气中散发着泥土的清香魍。

    雨后天空的夜格外清晰,像一块巨大的幕布深蓝色的幕布笼罩着大地。

    下了车,慕二爷抱着冷绯心往别墅里走。

    别墅灯火通明,刚走到里面,就有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迎了上来檎。

    莫愁看到有女人出现在这别墅里,诧异的看着她。

    那女人一见慕二爷怀里的冷绯心,蹙着细细的柳眉问道:“慕容,这就是你的爱人?”

    这女人竟然敢直呼慕二爷的名讳

    莫愁忍不住多看了那女人几眼。

    女人约莫三十左右的年龄,脸色很白,是常年不见阳光的那种白。她的身材凹凸有致,十分有料,穿着的旗袍特别像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的舞女一般。

    本该是妩媚撩人的诱惑身材,但是因为她脸色的白,和身上散发出来的清雅气质。

    让人看着她无法生出任何猥亵狎昵之心。

    “对。”慕二爷湛黑的眸深深地望着冷绯心小巧的面容,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柔和,“这是,我的爱人。”

    也许只有他的小绯心睡着的时候才能这样说,不过,等过后,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旗袍女人又问:“你都照我说的做了。”

    男人言简意赅的答了两个字:“做了”

    让她伤心,让她难过,让她绝望。

    不惜,摧毁她的一切希望和信念。

    从安景皓第一次以冷绯心学长的身份出现在酒吧开始。

    一切就都开始了。

    陆佳丽怀孕。

    冷绯心看到南黎辰和陆佳丽上床。

    甚至让她以为冷小白死了。

    一切都在男人的掌握之中。

    这个男人太过可怕,能够分毫不差地精准地掌握洞悉人心。

    知道怎么慢慢地让一个人伤心,绝望。

    知道怎么慢慢的摧毁一个女人对另一个男人的爱恋。

    知道怎么让他的小绯心,对南小公子死心。

    直到崩溃。

    他天生就是一个很好的捕猎者,极其富有耐心。

    潜伏在你黑暗中你看不到的地方,蛰伏着,耐心地等待着,等着最合适的时机。

    一击即中。

    旗袍女人瞧着慕二爷冷冽深刻的俊容,他看着怀里女人的目光是那么地认真又刻骨,简直就像是要把她撕碎了拆骨入腹一般。

    被慕容这样的男人看上,真不是是幸,还是不幸。

    旗袍女人说:“既然如此,那开始吧,把她抱到房间里来。”

    在前方引着路。

    慕容抱着冷绯心,步伐沉稳地跟上去。

    到了一间特别布置过的昏暗房间里,旗袍女人示意慕容把冷绯心放在一张软软的椅子上。

    莫愁跟在慕二爷身后,也进了房间,姿态端正地站在慕二爷的旁边。

    旗袍女人走到椅子前,静静地看了冷绯心几秒。

    冷绯心面容恬淡地躺着,她似乎睡得很熟,可是她的眼角仍然有泪花,仿佛就在这睡梦当中,也不安稳,仍然充满着痛苦和绝望。

    旗袍女人的眸色幽深。

    她盯着冷绯心看了半响,跟慕二爷交代最后的事情:“慕容,我最后再跟你确认一遍,你真的要催眠你的这位小爱人吗?催眠了,她可能就不是现在这样子了。现在这个状态催眠她,确实是最容易成功的,但是也因为,她的人格会崩坏。可能再醒来,她就不是现在这个性子了。”

    “到时候,你还会爱你这位美丽的小爱人吗?你要不要再好好想想,你到底爱她什么?”

    二爷想要催眠绯心?

    莫愁心里一惊,下意识的看向慕二爷。

    二爷这段时间做的事情她都知道,可是她以为二爷只是要让冷绯心伤心难过。

    离开南黎辰,回到他身边。

    毕竟二爷当初说过:“等她伤透了心,她自然就会回了。”

    不仅仅是要伤透心,还要催眠?

    可是,这可行吗?

    慕二爷深刻的五官在这昏暗的房间里格外的晦暗不清,隐约可见他下巴的弧度崩成一个严肃冷峻的弧度。

    过了几秒,莫愁才听到慕二爷冷冽的声音,分辨不出情绪:“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只要她是小绯心就足够了。”

    旗袍女人闻言轻轻笑了笑,似乎有些替他感到可怜:“如果她不是这性子了,就不是原来的她了,也许会变成一个跟她原本人格相反的人也不一定。说话的方式,走路的模样,看你的样子,喜欢的东西,所有的一切一切都改变了,都是虚假,那她还是你喜欢的人吗?”

    慕容薄唇紧紧抿成冷鸷的弧度,湛黑的眸子格外的冷冽。

    他沉沉地盯着旗袍女人,淡声地警告她:“你只需要做事就好,别的就不是你该管的事情了。”

    从此以后,小绯心只要是他的就好了。

    她的人生完全可以重新开始,从七年前开始改变,不需要负担那么沉重的曾经。

    乖乖的,呆在他身边就好了。

    旗袍女人笑了笑,不再说话。

    她望向冷绯心,看着冷绯心的目光有点儿同情,轻叹一声:

    被这个危险的男人看上,还真是不幸

    ……

    一年后的分割线

    “小姐,起床了。”王姆妈一边拉开房间的窗帘。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一下子就洒了进来,直直地照在床上身姿纤细的小人儿身上。

    床上的人眼睛似乎被这刺眼的阳光刺激到了,缩了缩小脑袋,把被子往上一扯,翻了个身,嘀咕道:“姆妈,我过一会儿再起,再过五分钟就好。”

    那声音听着,软软绵绵的,昏昏谷欠睡,还没精神起来。

    哪里像是五分钟后能起来的样子。

    王姆妈笑了笑,过去,轻拍了那人的背,低声说道:“小姐,今天是子阳少爷的毕业典礼,你不是要出席的吗?今天二爷也会过来,等会就到了。你昨儿个晚上不是叮嘱我,让我今天早上一定要叫醒你吗?不想见二爷啦?”

    “啊,对了,二叔今天要过来。”

    听到王姆妈说到二爷,绯心一下子从床上蹦起来,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连忙起身下了床,急急忙忙,“姆妈,快把我的衣服拿出来,要那套米白色的,不对,不要米白色的,要浅粉色的。诶,我得先刷牙洗脸……二叔多久之后到啊。”

    “小姐。”王姆妈好笑地看着手忙脚乱绯心,劝道,“二爷没那么早来呢,得过会儿,小姐,您慢慢打扮,等会儿二爷来了,一定见着一个美美的小姐。”

    绯心忽然就有些垂头丧气了:“可是我打扮得再漂亮,二叔又不喜欢我。”

    “二爷最疼的就是小姐了,不喜欢小姐喜欢谁儿去啊。整个家里的人谁不知道啊,二爷最疼的就是小姐你啦,上次二爷约了沐小姐吃饭,结果小姐你一个电话打过去,说身体不舒服,二爷不是马上就回来了吗?”

    就是这样才觉得不舒服啊。

    她在逛街,结果看到二叔去和其他女人吃饭。

    她透着玻璃窗瞧着,那个叫沐小姐的,看着那么成熟妩媚。特别是胸前那个波涛胸涌的。

    她根本就比不上。

    果然成熟的女人对二叔比较有吸引力吗?

    她吃醋气了,就在餐厅外给二叔打了电话,跟二叔说她生病了。

    二叔和那位梁小姐的晚餐,服务生才刚上了菜,她就看到二叔跟梁小姐俯身贴着梁小姐的耳边说了什么,姿态十分亲昵。

    还好在她要冲出去的时候,她就看二叔步履匆匆地走出了餐厅。

    把沐小姐晾那儿了。

    事情的结果是二叔比她早到家,拆穿了她的谎言。

    根本就没有生病。

    还被二叔冷着脸狠狠训斥了一番,让她以后不要再说她生病了这种谎。

    绯心蹙着秀眉,看着姆妈:“我说的不是那种喜欢,是……”

    她说到这里就停住了话头,脸蓦地就红了。

    王姆妈看着绯心红了脸儿,奇怪地问道:“是什么?”

    已经有皱纹的手探上绯心的额头,王姆妈自言自语道,“脸这么红,发烧了?没有啊。”

    绯心脸红红的,像个熟透的苹果,她赶紧拨开了姆妈的手,用自己的手扇风,有些心虚地说:“没有,只是突然觉得有些热。”

    题外话谢谢订阅

    ...

    (美克文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