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三婚完美,总裁二娶天价前妻 > 第108章:爷爷,我叫冷若白
    温砚辉急了,声音越发地大声,提高了音量:“姐,我真的知道错了,姐,……姐,你原谅我,姐姐!”

    冷绯心顿了一下,抿了抿唇,轻声说:“砚辉,我们两个是姐弟,这点不会改变。”

    车子在马路上飞快地行驶。

    “冷绯心,看不出来你还挺心善的啊。”南黎辰手握着方向盘,透过后视镜,嗤笑说道,“你弟弟这么对你,不生气?”

    冷小白眨了眨凤眼:“姐姐,小舅舅做了什么事情?”

    南坏蛋和姐姐,小舅舅都知道的事情,就他不知道,好奇得挠心肝。

    “南黎辰。”冷绯心警告地看了他一眼,低下头对冷小白说,“你小舅舅把我送给他的礼物弄丢了,所以才来道歉。”

    “哦。”冷小白将信将疑,点了点小脑袋。

    南黎辰听了,勾唇嘲讽地笑。

    善意的谎言吗?

    半个小时候,车子停在南家主宅前。

    刚熄火,就有佣人过来开门钤。

    南黎辰几个人下了车。

    向管家穿着得体的管家制服,站在门口迎接:“少爷,三少太太,小少爷。”

    鞠了个标准的管家礼。

    “向叔。”南黎辰客客气气地叫了一声叔,随即向冷绯心介绍说,“向管家跟在我们家几十年了,平时我们都叫他叔,你也跟着这样叫吧,小鬼,你叫他向爷爷。”

    “向爷爷。”冷小白脆生生地叫了一句,笑容甜甜。

    “小少爷乖。”向管家眼底透着慈爱。

    南黎辰在介绍向管家的时候,冷绯心的视线胶着在他的脸上,瞳孔微微一缩。

    在这个瞬间,似乎,有股巨大的寒意迅速席卷了她的身体,穿透皮肤,渗透进骨骼血液。

    仿佛回到了那个时候,这位向管家,拿着一张支票,笑得恭敬而得体。

    “冷小姐,这些钱是三少给您的。”

    “希望您以后不要出现在三少面前。”

    以为会忘记,以为不会介意。

    可是只是现在见了这个管家,却又勾起了心底了最隐晦的回忆。

    南黎辰见冷绯心迟迟没有说话,皱眉:“冷绯心。”

    冷绯心回过神来,顿了顿,微笑着跟着南黎辰叫:“向叔。”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南黎辰觉得冷绯心看向那向管家的表情,有一瞬间的不正常的,眼底似乎透出一点抗拒的意味。

    进了南家的客厅之后。

    南黎优就迎了上来,她是个自来熟,一看到冷绯心就非常亲亲热热的朝冷绯心打招呼:“嗨,绯心,听说你前几天不舒服啊,我想要去看看你,三儿都不肯,藏着掖着的,真是小气。”

    说着,嗔怪地瞥了南黎辰一眼。

    南坏蛋居然被人叫三儿,冷小白一听,非常不厚道地笑了出来。

    南黎辰伸手捏了捏冷小白的小肉脸,捏出了小红印,眼睛却是看着南黎优:“说了别叫我三儿。”

    南黎优嘟了嘟小嘴,:“可是这个称呼才可爱啊,绯心,你说是不是。”

    被南黎优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冷绯心想说是,可是旁边南黎辰又沉着一张俊脸,似乎只要她敢说是,就会要她好看。

    “说是啦。”南黎优也注意到了南黎辰沉着的脸,抓着冷绯心的手,摇晃着,“你说是,三儿不会说什么的。”

    “小优,你就别为难冷小姐了。”忽的,一道清风朗月的声音传了过来。

    似湖面垂起层层涟漪。

    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优雅地走了过来,冷绯心这时才发现,这个人竟然是苏半月。

    “冷小姐,好久不见。”苏半月唇角带笑,温文尔雅地跟冷绯心打招呼。

    冷绯心点了点头:“苏少,好久不见。”

    宽敞的中式主题餐厅里,金碧辉煌,十分的气派。

    一张高档的餐桌,主位坐的是南曲岩,右手边坐着许慧曼。

    许慧曼穿得雍容华贵,一身枣红色的旗袍,上面是手工绣花,纹着不引人注目的金丝,脖颈带着一条粉色的珍珠项链,似乎年轻了好几岁。

    她一看到冷绯心,妆容精致的脸,刹那间变得异常难看。

    许慧曼的对面坐着的是南战宇和陆佳丽这对夫妻。

    南战宇清冷淡漠依旧,看到冷绯心他们进来了,只是客气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陆佳丽仰着脸,对着冷绯心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这位就是弟妹了吧,快,快来坐。”

    表现得好像跟冷绯心第一次见面一样。

    冷绯心微微眯了眯眸,笑了笑,说:“谢谢。”

    南黎辰冷冷地扫了陆佳丽一眼,拉过冷绯心手,淡淡道:“坐吧。”

    陆佳丽的笑容顿时凝固在脸上。

    身后的佣人来替他们来开椅子,等所有人都坐下了。

    南黎辰才开始一个一个地给冷绯心介绍:“这是我爸,我妈,我姐,半月是我姐的未婚夫。”

    南黎辰没有介绍南战宇和陆佳丽,直接就掠过了。

    “……爸,妈。”冷绯心费力地从嘴里吐字打招呼,就算跟南黎辰结婚了,但是对着两个以前陌生的人叫爸妈。

    还是有些叫不出口。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和南黎辰算是闪婚吧。

    结婚之前都没有见过家长。

    “嗯。”许慧曼不咸不淡地应了句。

    “不错,挺不错的。”南曲岩这时没有了平时那副威严冷淡的面孔,竟然透出一点点笑意,看起来很满意冷绯心这个儿媳妇,“这混账小子能定下来,多亏了绯心你啊。”

    冷绯心觉得她自己被夸得有些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微笑。

    “爷爷,爷爷,还有我呢。”冷小白坐在椅子上,那椅子和大人们坐的椅子是一样的,小小的个子坐上面,只露出一个小脑袋。

    冷小白十分懂得审时度势,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对姐姐和蔼的爷爷对姐姐还挺喜欢的。

    重点是,他在这个家有话语权啊。

    立马就开始给自己刷存在感,萌萌哒,给自己点赞。

    许慧曼看到冷若白,又不自觉地把冷若白和小时候南黎辰的长相叠在一起,但又想到她是冷绯心带过来的拖油瓶。

    厌恶的别开眼,不去看他。

    南曲岩看到冷若白的时候明显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声如洪钟:“这小娃娃机灵啊,跟爷爷说说,你叫什么?”

    冷若白高高地举着小胖手:“我叫若白,冷若白。冷绯心的冷,若白的若,若白的白。”

    南曲岩笑得和蔼可亲:“这名字真好听。”

    “那是。”冷小白一脸骄傲的模样。

    南曲岩咳了一声,说:“好了,人来齐了,上菜吧,别让小孩子饿着了。”他扭头问身后的向管家:“今天什么菜式。”

    向管家回答说:“今天准备的是一些家常的中餐。”

    他话说着,已经有穿制服的佣人开始上菜。

    所谓的家常的中餐是什么样的,冷绯心算是见识到了。

    满满的一桌的菜色,鲍鱼鱼翅,虾蟹肉类,就他们几个人吃,肯定是吃不完的。

    南老爷子高兴,又开了一瓶82年的茅台,给自己倒了一杯,又让佣人给其他的几个人各倒了一杯。

    到佣人要给冷绯心倒酒的时候,冷小白阻止了,软糯的声音说:“姐姐不能喝酒的,她胃不好。”

    许慧曼轻轻哼了一声:“呦,这酒也不能喝,还真是娇贵。”

    “喝一点没事的。”

    冷绯心站起身,端起酒杯,朝餐桌上所有的人敬酒。

    南黎优笑嘻嘻地说:“绯心真是豪爽。”说着也端起了高脚玻璃杯。

    要和冷绯心碰杯。

    冷绯心的笑了笑,唇已经碰到了玻璃杯上了。手却忽然被按住了。

    “……”她疑惑地看向南黎辰,“……怎么了?”

    南黎辰一言不发,拿过冷绯心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把酒杯递回给冷绯心,淡淡道:“不能喝就别喝。”

    冷绯心抿了抿唇,接过酒杯,一言不发地坐下。

    “三儿你好偏心,从来都没有帮我挡过酒。”南黎优不满地瞥了瞥嘴,抱怨地看向苏半月,“喂,你也学着点啊。”

    “好。”苏半月笑意温柔,应下了。

    一顿饭吃了将近一个小时。

    佣人在收拾餐桌。

    “爷爷,谢谢招待。”冷小白一双浅褐色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特别特别乖巧。---题外话---

    ...

    (美克文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