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三婚完美,总裁二娶天价前妻 > 第99章:冷小白压根就不是慕二爷的种
    她走每一步,都好像踩在刀尖上,简单处理过的伤口似乎又裂开了,温热的血又顺着小腿往下流着。

    那疼痛简直无法忍受,冷绯心只觉得后背的婚纱布料,似乎都被冷汗浸湿了。

    但是她唇角的笑容太过柔软和自然,一路走下来,步履不紧不慢,闲适宛如漫步云端。

    谁也没有发现她的异常洽。

    就连一直用眼角余光注意着她的南黎辰,都觉得她的温婉的神情和优雅的姿态,在这场婚礼上完美得无懈可击。

    “南黎辰先生,请你以爱情的名义宣誓,你愿意娶你面前的这位小姐——冷绯心小姐作为你的妻子?无论顺境或是逆境,富有或是贫穷,健康或是疾病,你愿意与她终身相伴,永远不离不弃,爱护她,珍惜她,直到天长地久吗?”

    南黎辰目光轻轻地落在冷绯心的脸上。

    冷绯心也抬眸看着他钤。

    这样的誓言,太过美好,美好到,会让人以为他们现在宣的誓言,是认真的。

    如果不是脚上的疼痛太过明显,她大概真的会认真去宣誓吧。

    南黎辰和冷绯心两个人的视线交缠在一起。

    南黎辰轻轻地笑了笑,唇角弯起一个异常明显的弧度,过了一两秒,三个简单的字,才缓慢而又清晰地从他的红唇中吐出:“我愿……”

    “他们不能结婚!”一声高亢又尖锐的女声打断了南黎辰的回答。

    温砚情猛地从座位上站起身。

    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冷绯心看。

    那刻骨目光说不清是什么意味。

    冷绯心出现在教堂门口的时候,温砚情就瞪大了眼睛,好像在青天白日见了鬼一般惊骇。

    冷绯心不是应该没法出现在这个婚礼吗?

    怎么这会儿又好端端的出现了?

    是那些小混混不靠谱,还是温砚辉又后悔了不合作了?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温砚情的脑子乱糟糟的,各种念头齐齐涌了上去,嗡嗡作响,就那么愣在那里。

    直到牧师开始主持仪式,最后问话的时候,她才猛然回过神来,尖锐的嗓子高喊了一声,打断了南黎辰的回答。

    刹那之间,教堂里寂静无声。

    静得仿佛所有人惊惧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空气似乎不在流动,所有人的动作都被定格了,怀疑自己耳朵了出了什么问题。

    好像有个女声说:“他们不能结婚?!”疯了吧,这是。

    温砚情这个时候已经有些疯魔了,事实上,从冷绯心出现在教堂门口的时候,她心里一直执拗的那么点要嫁给南三,甚至不惜害冷绯心的心思,就已经像泡沫一样,蒸发没了。

    冷绯心不和南黎辰结婚她还有机会,他们要是结了婚,那她温砚情这一辈子,不是要被冷绯心压得死死了吗?

    但是她又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脑袋一热,就要往南黎辰和冷绯心那里走去。。

    温太太一个伸手想要去抓温砚情,刚抓到她的手臂,被温砚情猛然一甩,没抓住:“温砚情,你疯了。”

    温太太急了,直直地喊出温砚情的名字,连平时那慈爱的昵称都不说了。

    所有人的目光像聚光灯似的,落在温砚情身上。

    暗想这女人是不是疯了,居然敢在这个节骨眼打岔。

    温砚情踩着细长的高跟鞋走到南黎辰和冷绯心面前。

    冷绯心这会没有靠在南黎辰身上,而是和他面对面站着,准备等会交换戒指。

    没有了南黎辰让她做支撑的力量,她现在应有些站不住了。

    背后冷汗似乎都流干了,只觉得有些发冷。

    牧师似乎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形,有人在婚礼上反对两个人结婚,一下子就愣在那里,不知道讲什么,憋了半响,接不上话。

    南黎辰狭长的凤眸危险的眯起,眸光冷冷地盯着眼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为什么?”

    温砚情这个时候如果足够清醒,就会发现南黎辰看着她的表情多么的恐怖。

    但是她一心想要阻止这场婚礼,想要毁了冷绯心。

    她眸光刻骨地盯着冷绯心,红唇一启,把冷绯心以前的事情抖了出来,振振有词:

    “三少爷,你不能娶冷绯心,她这个女人不干不净,不仅是接过婚又离了婚,七年前,她嫁给那个瞎子的时候,肚子里已经怀了不知道是谁的野种了。”

    这话一出,全场都哗然了,看着冷绯心的目光也多了些别样的意味。

    南三娶个二婚的女人,那也仅仅是二婚而已,这年头结了婚又离了婚的人多了去了。

    但是未婚先孕,那可真真是一个人行为作风的为题。

    他们这个圈子里乱,但那都是私底下的,真像冷绯心被这么捅到明面上来,她在这些人的眼里就成了淫荡,放浪的女人。

    一个十七岁就未婚先孕,然后火速嫁人又离了婚的女人。

    能洁身自好?

    温砚情见南黎辰没有说话,以为他不信,一咬牙,跺脚,手直直地指向冷小白的方向:“三少,我说的都是真的,你看那野种都七岁了,压根就不是慕二爷的种,也不知道是冷绯心跟那个野男人生的……”

    很多人敏锐的抓到了温砚情用的措辞,不是慕二爷的种。

    那么这个女人以前嫁的人,是慕二爷?

    慕二爷,这个慕,是慕家的那个慕吗?

    是了,除了慕家的那位二爷,谁还敢称地上一声二爷。

    宾客们顺着温砚情手指的方向,目光都移到了冷小白身上。

    那些目光十分的微妙。

    仿佛就在看一件不干不净的垃圾一般。

    轻蔑的,鄙夷的,嘲讽的,仅有寥寥少数几个同情的。

    当然,也有羡慕的。

    毕竟那位爷以前是个瞎子,被人暗地里嘲讽,但现在眼睛治好了,身份地位又不可同日而语了。

    冷小白毕竟是小孩子,在这种场合里被人纷纷用充满恶意的视线看着,有些不知所措。

    小身板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紧紧抿着唇,有些胆怯的眸光看向南黎辰,复又落在冷绯心身上。

    小小的眼眶红了,但是却什么话也没有说。

    米小然不知道冷绯心的过去,冷绯心没有提过,她也没有问过。

    也只是跟别人一样以为冷绯心是结了婚又离婚,带着孩子独自过活,没有想到事情是这样的。

    但是她跟冷绯心处久了,她相信冷绯心不是那样的人。

    米小然赶紧站起身,抱过冷小白,紧紧地搂在怀里:“小白乖,我们别听那个神经病的疯女人乱说。”

    冷小白被搂得很紧,目光却没有从南黎辰身上移开。轻轻地点了点小脑袋。

    啪——

    清脆的掴掌声,打断了温砚情的说话声。

    她的脸上忽的就硬生生的挨了个巴掌,脸迅速的红肿起来。

    一秒之后,那痛感才通过皮肉穿过神经,让她感知到,温砚情愣了愣,才反映过来发生了什么。

    冷绯心打了她,冷绯心竟然打了她!

    她竟然,敢打她!

    “冷绯心,你竟然敢打我!”这个认知让温砚情简直要疯了,她的声音更加的尖锐高亢,尖叫了一声,就要往冷绯心身上扑去。

    想要打回去。

    冷绯心惨白着一张脸。

    那唇上的口红也掩盖不住她苍白的唇色,几乎就像全身的血液都流干了一样。

    冷绯心纹丝未动,她用左手迅猛地扣住了温砚情伸过来的腕部,猛地往前一拉,把温砚情拉到自己面前,电光火石之间,右手紧握成拳,狠狠的砸在了腹部上。

    与此同时,左手松开了温砚情。

    巨大的动击力让温砚情往后连连退了好几步,狼狈地跌倒在地上。

    她捂着被重击的腹部,疼得直不起身发,红唇发出痛苦的哀嚎着。

    这样的变化简直就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冷绯心忍着痛,往前站了一点点,居高临下的望着温砚情。

    她的目光太过冰冷,就像锐利的切割机一般,连从那苍白的唇吐出来的话语冰冷到没有一丝温度:

    “温砚情,你要是敢再多说一句哥哥的不是,我保证你以后会彻底的消失在鹭城。”

    那表情,十分的寡淡,但,只要看着冷绯心表情的人,没有人会认为她是在开玩笑。

    这让刚抬起头,和她对上视线想要破口大骂的温砚情哆嗦了一下。

    猩红的唇开开合合,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题外话---

    ...

    (美克文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