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心之莲 > 正文 第十四章

正文 第十四章

正文 第十四章 (第1/2页)
  
  因为怀孕,竹逸工作几经更换。因为是未婚妈妈,她受尽了周边人的指指点点和非议但这并不影响她把孩子生下来的决心。待产时,竹逸忍着剧痛自己把自己送到了医院,当时她的情况一定很糟糕,医生见到她的第一句就是冲她吼:“你不要命了!这种情况你自己来医院,你家人呢?“我没有家人,”竹逸虚弱的说。“先送产房,其它的生完再说。”医生当机立断。竹逸被推进了产房。宽大的产房,剧烈的阵痛,个人的战场,最脆弱最无助的时候,她仿佛看到了高立。她下意识地把那枚雪莲花的戒指紧紧攥在手心里,雪莲花在,爱就在,爱在她就会勇敢。她坚强在医生的帮助下生下了一个女婴。无比虚弱的竹逸看了一眼护士抱过来的小小婴儿,欣慰的睡去。待醒来时,女儿已包裹在襁褓里静静睡在她身边。虚弱的竹逸欣喜的看着这个婴儿,无限母爱涌上心头,轻轻的说:“小天使,谢谢你来到妈妈身边!”她轻轻吻了吻女儿稚嫩的脸颊。用手指轻轻触触她的脸蛋,小小婴儿竟然在微微笑。竹逸初为人母的幸福感满溢。“孩子父亲呢?”这时医生进来查房见到竹逸问。“孩子的父亲在外地,赶不回来,”竹逸平静地说,内心还是隐隐在痛。“哦,辛苦你了,不过母女平安。恭喜你!”医生说完,然后很快赶往下一个病房。孩子没有父亲怎么办呢?竹逸陷入沉思,为了女儿健康快乐的成长,她决定给女儿起名字叫“高乐乐”。并打算将来的某一天孩子问起父亲是谁,就告诉她父亲是高立,是个很优秀的人,但是为了工作久居国外了。为了让孩子有个安定的生长环境,她带着孩子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搬回了老家所在的县城居住。为了照顾孩子,她没有选择入职学校当一名老师。她用自己所有的积蓄办了一个小型服装加工厂。她一边把孩子抱在怀里或背在背上一边艰苦创业。
  
  孩子十岁时,她的服装厂上了一个台阶。她带孩子去了市里,买了房,让孩子搬去市里上学。十年的历练,她从一个懵懵懂懂天真单纯隐忍的姑娘变成一个干练风姿卓越的女人。十多年的打拼独当一面她累了,她慢慢把工厂交由他人打理,自己开始旅游,瑜伽,美容,喝茶享受生活。她感觉到生活的美好和惬意。就在她人生春风得意时,厂子出了问题,合伙人卷了所有资金跑路。厂子一夜间垮台,竹逸变卖了房产还了工人工资和债务,她搬回老宅居住,为了糊口和改变现状,她不得不把孩子寄养在邻居二嫂家,然后出外谋职。
  
  多少个孤独的夜晚,她独自面对,独自流泪。每每伤心失落时,她就掏出女儿的照片,望着女儿稚嫩天真的笑脸,她就满血复活。她在这大都市从最底层干营销。每天拓客,跑单,策划,发传单。什么活累,什么活不讨好她干什么。从不计较,默默付出,功夫不负有心人,她从底层干到了中层,几年的摸爬滚打,再苦再累再忙,她没有放弃自己。瑜伽,散步,规律生活,合理作息,适当保养,四十岁的她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的样子。工作稳定,生活有了改善,她把女儿接来同住,女儿十八了,出落得亭亭玉立,肤白貌美,特别是那双眼睛,有着和高立一样的长睫毛双眼皮大眼睛。夜深人静独处时,她就默默看着手上的银戒指发呆回味以前的美好来打发孤独的夜晚。如果爱就深爱,竹逸记不起自己在哪里看到这句话,触动了她心底的坚持和永恒。爱不一定长相厮守,默默祝福就好,不一定能遥遥相望,心里存在就幸福,即使渺无音迹,只要在这世上的某一处就安好。她眼里有着这枚银戒指,心里开放着这朵雪之莲,身边有着天使高乐乐,她感觉自己已经是幸福的人了。
  
  异业联盟,共赢天下的时代,公司和各界有一个联谊活动,竹逸打扮得体代表公司出席这次活动。会场宽大布置奢华,各界精英齐聚,她的落落大方大方不卑不亢优雅干练很是引人注目。自由活动时间,她拿了一杯香槟躲到宽大窗帘后的阳台上边小口喝着香槟边眺望窗外这大都市的夜景,到处灯光流彩,霓虹闪烁。灯的海洋,高楼大厦的天地。看不到天空的颜色,也没有星星月亮的闪耀,她突然特别怀念家乡的夜晚和支教时那边的空气,那花圃还在吗?正凝神间,有人进来,她没发觉。“竹逸!”来人试探的喊她名字。她闻声回过神来,优雅得体的微笑着转过身。一个中等身材发福的中年男子站在她不远处,熟悉的笑容,她晃了下神,蓝海?!这笑容曾震撼了她的少女时代。如今只有亲切。“你好!好久不见,老同学!”她大方的伸出右手,“好久不见!”还是那属于他特有的灿烂的笑容,不对,应该多了几分成熟和稳重。“发福了老同学,”她说,得体打趣。“是啊,老了,不过岁月好像绕过了你,还是那么年轻,风采却增加了几分,”他由衷赞叹。“客气!”她说。通过交谈,她知道蓝海最近在做房地产开发,生意做得有声有色。早些年和白灵儿成了家,同学中他算成家早的了,如今一对双胞胎女儿。从蓝海的言谈举止,音容相貌看得出他生活的很幸福。谈起学生时代,蓝海无意提到了高立的现在,“高立和米杰结婚了,现在有一个儿子,高立在这座城市开了间文艺茶室,生意不错,米杰不太乐观,忧郁症越来越厉害,很容易自残,高立只得把她送到了疗养院找专人看护。他儿子青春期叛逆的厉害,这老小子一个人挺累的。本来今天的联谊他也要参加的,无奈他儿子和人在酒吧喝酒还打了人,他赶过去处理了。”“你们一直有联系吗?”快二十年了,竹逸第一次听到高立的消息,她尽力压制住内心的激动故作平静地问。“是的,我们再忙,每年也抽几次时间聚聚。”他说,然后想起了什么,说:“我知道你和高立以前的故事,要不是米杰寻死觅活,自残手腕落下残疾,高立过意不去才和米杰结了婚。要不你和高立现在应该很幸福。”竹逸听了意外又意料之中,她表面平静内心却早已是翻江倒海。“她怎么会残疾的?”她问。“高立那天和你分别,赶回住处时,见米杰情绪安定就告诉米杰他要和你结婚,还拿出了你们的结婚戒指,”说到这儿,蓝海注意到竹逸左手无名指上带着一枚和高立一模一样的雪莲银戒指,他继续说:“当时米杰崩溃,用右手猛砸割伤还未愈合好的左手腕,导致伤口裂开感染,落下残疾。”蓝海的陈述好像历历在目。这么多年了竹逸听到了真相,内心忍不住还是会低泣。“米杰真是情痴!”她说,扭转身背对蓝海以掩饰一下自己内心的酸楚与波动。“你和高立也真是情路艰辛!”蓝海低头为他们叹惜。竹逸微笑不知如何语。“我有高立的联系电话,”蓝海说出此话竹逸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她回转身恢复了她的优雅与干练说:“谢谢你,蓝海!但不用了,那已经都是过去式了。不相见不联系是我们当下最好的相处。”蓝海表示尊重和竹逸碰了下杯,他喝得茅台。“酒量不错!”竹逸说。“你也可以!”蓝海回敬。竹逸想想自己当初对他苦苦单恋五年多,如今除了社交礼仪他们好像没有什么话题可以沟通的了。她不由感叹时间的神奇力量,它可以沉淀升华一些东西,也可以淡化抹去一些东西。
  
  竹逸见到蓝海后,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女儿见妈妈最近精神状态不佳。以为妈妈工作太累,就用假期打工赚来的钱在网上给妈妈买了一张去南方旅游的飞机票,放学回家,女儿把这消息告诉妈妈,说:“妈妈,你最近太累了,你应该休假好好放松一下,你不是一直念叨年轻时支教的地方是个人间圣地吗?我给你订了一张去那儿的飞机票,这周四的票,去公司把你的年假提出来,好好去享受你的假期吧,妈妈!”女儿亲昵的搂住妈妈的脖子,撒娇。“你真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永远的小天使!”竹逸拍拍女儿的肩慈爱的说。
  
  不止一次坐上飞机,这次竹逸感触最深,因为是女儿的心意和祝福。飞机飞上高空,是久违的蓝天白云,而低空笼罩地球的是一层浑浊颜色暗黄的气团。人类文明高速发展的今天,忽略了环境建设所带来的空气污染造成了今天昏暗的黄色气团时不时笼罩地球的上空。所幸的是各政府部门各大企业已经认识到环境污染带给地球和对人类的伤害而采取了积极地应对措施。
  
  “各位旅客请注意,各位旅客请注意······”乘务员甜美的声音开始播报。几个小时过去,目的地到了,
  
  这里的天空比大都市清透许多,竹逸心情也轻松起来。因为没有工作的纷扰。她难得的放松和自在。这么多年过去,这里有了很大改变,街道变宽,楼层增多加高。逐渐有了都市的繁华也保留了此处特有的宁静和怡然与安适。小镇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好多地方改建竹逸已经认不出来了。原来和高立住过的旅馆此时扩建成集餐饮住宿旅游于一体的中型酒店。“我要206房间,”竹逸到柜台前递上证件说。206是当年高立和她住过的房间号,那里有她的初夜和“婚礼”。服务员很快为她办好入住手续。她拿着钥匙在服务员引领下找到206。还是原来的房间,只是加了个花园式阳台,装潢成了豪华小套房。那笨拙古朴的木床还保留着,其它的都换成了新式考究的摆设。竹逸放好行李,走过去坐到床边,无限柔情的抚摸着这张床,还是米黄色干净的床单和被褥,只是质地好了许多。回想起当年自己疯狂的决定和一夜缠绵,竹逸这才深刻意识到自己嫁给了那个夜晚近二十年。陪她度过二十年风风雨雨的是女儿高乐乐和手上这枚雪莲戒指。无限感慨无数心灵历程涌上心头。为了心中的那份爱她用了异于常人的方式去坚守。原以为自己可以洞察万物做到诸事波澜不惊。听到高立她还是冥冥之中来到了这里。她多年尘封只想忆起不愿触及的地方。原来自己并没有强大到可以万事淡定从容自若······不知不觉间她睡着了。睡梦中有人吻着自己的泪水,眼睛,鼻子,嘴巴······柔情蜜意,深情款款,缠绵如海水包围,意乱情迷中她看到了那双眼睛,高立英俊霸气无限深情的眸子熠熠闪光。她惊醒。这么多年从没梦见过他,这次却如此真实真切仿佛昨日。也许是自己太累了吧,她起身去洗热水澡。弥漫的水蒸气,哗哗的流水声,热水倾洒在她身上,拂过她光滑的肌肤。她彻底放松下来。缓缓洗去一身的疲累和心倦。穿着酒店准备的浴袍,站在镜子旁吹着头发,手指绕过发丝,镜中出现高立为她吹发的情形。房间里高立让她换掉睡衣的情形,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让他吻她的情形历历在目。“咚咚”有人敲门,她回过神来,今天是怎么了?她摇摇头,整理好睡袍开门。“这是我们酒店为你准备的晚餐,请你享用。祝你愉快!”酒店服务员为她送来晚餐。看到清蒸腊肉她眼前浮起高立和她互相推让吃腊肉的画面,那时日子虽然清苦但很快乐!她没有胃口,决定去镇上走走透透气。换好衣服,一身休闲打扮,穿上舒适的平底鞋,感觉整个人都放松慵懒起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就是能进球 末世之春回大地 谢家小玉 三寸人间 凌霄魔帝 心之莲 天陨星 阳间巡逻人 万古第一神 帝武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