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心之莲 > 正文 第十三章

正文 第十三章

正文 第十三章 (第1/2页)
  
  竹逸和高立敞开了心扉后,冰释前嫌,快乐的像山涧自由恩爱的鸟儿,形影不离。竹逸偶尔帮高立教教课,空闲就去山里转转采集各色花草树叶带回来做标本。日子过得很快,竹逸假期很快要结束了。两人都难舍难分起来。
  
  “明天就要返回去了吗?能不能和公司领导说声再续几天假?”高立说。“不能了,已经续了两天了,不能再续了,”竹逸柔柔卧在他膝盖上说。“那,让我亲一下。”高立不由分说低头把自己的唇盖在她的唇上。四片润润的唇触到一块。两个人的身体不由自主躁动起来,两颗心像兔子般欢跳,高立吻得越来越深越来越狂野,竹逸起初羞涩,慢慢也迎和起来。周围一切都安静起来,只有两人的喘息声和心跳声。高立将竹逸放平压到身下,手开始在竹逸身上游离。竹逸害羞制止,高立温柔而又强势的吻住了她的唇,梦寐般喃喃的说:“今晚给了我吧?”竹逸的唇被他吻住无法说话,她不知道他要什么?当高立的手摸上她大腿时,她激灵了一下,僵住,很快打了高立一耳光,翻身坐起慌乱的整理乱发和衣服。高立清醒了些,看到竹逸因为自己刚才的动作而恍然错乱,又悔又气,反手打了自己一耳光说:“对不起,我冒犯了你!”竹逸抓住了他再次扬起的手,羞涩的说:“我们把最美好的留到最后好吗?”高立重重的点头,说:“好!我尊重你!听你的!”“刚才我冲动了,对不起!”高立自责。“没关系,”竹逸说,见高立眼神里闪过一丝遗憾,看他失落不忍,她从床上滑下到地下,(这几天高立一直在地下打地铺休息的。)她钻到他臂弯里柔柔的说:“今晚你搂着我睡好吗?”她主动把手围上了他的脖颈。看她羞涩难耐的把头深深埋在他臂弯,又爱又怜,另一只手紧紧环住了她,无限爱恋的说:“傻姑凉!”然后在她额头深深吻了下去。她心跳又加快起来。把头往他胸前埋了埋。高立注意到她的心跳,努力压制住自己身体里又要燃起的那团烈火。“睡吧!”他说。“嗯!”竹逸在怀里轻声呢喃。“真要命!今天这姑娘轻微呼吸都让他胸中的烈火燃烧。”他努力咽了咽干涩的喉咙,佯睡。竹逸听到他轻微的呼噜声,才敢大胆的抬起头,盯住他看,睡着了的高立那么安静平和,英俊的脸庞在柔柔月色下更显帅气。她忍不住去亲他的脸颊。温润的唇触上他的脸庞,极力克制的他还是忍不住喉头发紧吞了一下口水。听到他喉头有轻微响声,她吓得赶紧把头埋进了他的胸前。他眯着眼看到这一切,幸福的笑溢上他嘴角。满足的把臂弯搂得她更紧些。
  
  美好的时光总是流逝的特别快。高立恋恋不舍把竹逸送上车。车子在开动的那一刻。竹逸突然冲下车,双臂紧紧抱住高立的脖子主动亲吻了他的唇,他始料不及,感动幸福的回吻。“傻姑凉!”他低语,“放心回去,有机会我去看你!”竹逸点头,说:“照顾好我们的爱情花圃,有时间我也会赶回来看你!”她怕自己再耽搁一会会不舍的离开,索性丢开高立跑上了车。车子开动的那一刻,她流泪了,高立眼圈也红了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高立和竹逸每天用书信寄托着彼此的思念与挂牵。一个月光阴就在这甜蜜的书信往来中度过。随着书信的增加竹逸越来越急切想见到高立,第二个月中旬,竹逸正好有个出差的机会,而且出差的地方离高立不远。早早结束了工作,竹逸抽出一天时间去见高立。她没有和高立说此事,她要给他个惊喜。
  
  山上刚下了场雨,路崎岖难行,路两边的景物因为经历了雨的冲刷而愈加青葱欲滴。山路两旁开了许多不知名的花儿,有蝴蝶在花丛间飞来飞去。空气更加的清透新鲜,雨后的鸟儿在丛林中快乐地歌唱,鸣叫声格外的婉转迷人。运气好的时候还可以看到雪白的野兔,彩色的山鸡从灌木里窜出觅食。远处山谷梯田里有勤劳的山民在田间忙碌。“甜蜜蜜,你笑的甜蜜蜜······”竹逸一边踩着泥泞前行一边轻轻哼起了歌,想到马上要见到高立,脚步顾不得山路泥泞奋力往前赶着。
  
  本来一个小时的山路,她走了两个半小时,等赶到高立住处时,天色已经黑透。她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她敲起门来。“咚咚,咚咚咚······”没有人?又敲了几次,确定高立不在。她坐到小厨房里等高立回来,小厨房里有一个木凳。不知等了多久,又困又累又饿她迷迷糊糊睡着了。有人黑夜中碰倒了一个盆,叮哩咣啷的响声吵醒了竹逸。她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看到一个人影。“高立!”她想也没想跑过去从背后抱住了对方。“谁?”陌生的声音。竹逸赶紧撒开手。后退两步。借着暗淡的星光,竹逸隐约辨出此人的确不是高立。来人开了门,打开灯,灯光下一个身材高挑,面色白皙。眉目柔美如女生的男生立在教室里。“高立不在吗?”竹逸问。“他在后面,一会上来,你要不要进来等。”“好的。”竹逸移步进门。男生见竹逸局促,就识趣进了里屋。不一会,高立满脸疲惫的从外面进来。见到竹逸在,他惊呆。“见到我不开心吗?”竹逸问。“不不是,怎么没提前告诉我呢?”高立并没有像竹逸想的那样见到她会惊喜,话语里似乎在埋怨她没有提前通知他。“对不起,我想给你个惊喜。”竹逸解释。“没关系,”高立说,随即想起什么,问:“你吃饭了没?”竹逸摇摇头。“我去给你热点饭菜,”高立说完进了小厨房。竹逸随了上去。高立打开炉火。竹逸望着高立的背影,情不自禁从背后抱住了他。他并没有像原来那样回应她,而是有些不自然的掰开了竹逸的手说:“有朋友在。”竹逸只当他是害羞,就顺从地松开了手。匆匆吃完了饭,竹逸兴高采烈把自己如何出差,如何提前完成出差任务,如何怀着激动的心情踏着泥泞来到他这儿一股脑告知了他。他反应平平,满腹心事。“你怎么了?累了吗?”竹逸看出了他的疲惫和心不在焉。“有点累。”他说。“那你去休息吧。”竹逸说。“我先送你去老奶奶那,你今天住她那好吗?”高立疲惫地说。竹逸以为他朋友在这不方便,就满怀欣喜点头答应了。高立把竹逸送到老奶奶家,给她铺好床,打好洗脚水就急匆匆要离开。竹逸多渴望他能多陪她一会。他注意到她眼中的请求,不忍心这么离开就回身在她脸颊吻了一下,竹逸就势抱住了他的腰,把脸贴在他胸前,她听到他的心脏慢慢跳动激烈起来,他突然发了疯一样用唇捉住她的唇猛烈的吻了起来,意乱情迷,竹逸有那么一刻把持不住自己,想把自己给了他。是他先冷静下来,把她推开,说:“你今晚好好休息,我明天过来接你!”“我只有今晚和明天上午有时间,明天下午我就赶回去。”竹逸说。言下之意希望他每一刻都留在她身边。他怎能猜不透她心思呢,可那边···他甩甩头,仿佛要甩掉些什么“你不舒服吗?”竹逸问,他摇摇头。“你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她问。“没有,别多想,明天我尽量早些过来接你!”“嗯,好!”竹逸的乖巧让他心疼。高立离开,竹逸有那么一刻的失落,但很快释然,她不想成为他的负担。洗刷完毕。她上床睡了,也许时间赶得及,累乏很快让她入睡。她醒来时,太阳光投进房间来,几点了?竹逸翻身起床。“快九点了!”她惊呼,慌忙起床收拾好,再有两个小时她就要离开了,高立没出现,她也顾不上了,匆匆告别老奶奶就去了教室。门关着,竹逸这才记起今天是周末,孩子们不上课,但高立也不在,他的朋友也不在。竹逸感觉有些奇怪。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见高立回来,她失落的留了张先离开的纸条放到门缝里,她默默下山。心里怪自己没有预先和高立说好这次要来,结果成了如今状况。竹逸带着遗憾和悔意回到了工作的公司。
  
  一连几日,竹逸寄出的信再无回音。竹逸仔细回忆了高立那天的情形,她终于明白,高立那天分明有事瞒着她。怪自己当时太大意,没有及时发现。高立遇到了什么?信都没有回,是不是出什么大事了?越想越不放心,她心急火燎请了假连夜赶车去找高立。到达高立住处时,天色微微亮。她刚要敲门,门虚掩着,她轻轻推门进去,蹑手蹑脚走进里面房间。高立面朝外,头发凌乱,眉头轻皱睡着。看到高立在,她放心了一大半,她轻轻走过去,感恩的在高立额头上吻了吻,高立醒来,见是竹逸,吃惊不小。他慌忙看了看自己身后,顺着他的目光,竹逸才注意到里面还睡了一个人,被盖得很严实,只看得到短发。“对不起!”竹逸害羞转过身,“我去外面等你,”她急匆匆走出去。高立很快出来,他拉竹逸到了院外,把房门闭上,“什么朋友?高立这么小心?”竹逸好奇。没来得及问,高立把她深深拥进怀里,竹逸感觉到他的臂膀没有了原本的力气。“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朋友还在,”竹逸道歉,继而着急的问,“这么多天你没事吧?还好吗?”“我挺好,”他说,虚弱无力。“你一直没有回信,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竹逸说到担心,忍不住生气的用手捶打着他的胸口。“对不起,让你担心,”高立说,任她捶打。竹逸娇嗔:“你为何不躲?打疼了吗?”“不疼!”他说,臂膀用力拥了拥她。然后说:“你等我一下,我带你去个地方,”不等竹逸反应,他匆匆进了门,进去很久,高立没出来,竹逸疑惑,去推门,门从里面关上了。???竹逸心头闪过几个问号。为何要关门?为何要这么久?里面睡着的人是谁?短发?似曾熟悉??正猜疑间,高立一脸凝重与愁容出来,见到竹逸,勉强笑了笑。见竹逸担心猜疑的复杂眼神,他故作潇洒地夸张地过去揽住她的肩说:“傻姑凉!在想啥呢?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竹逸疑虑消除,满心欢喜跟着高立下了山。高立带她去镇上的几处景点转了转,竹逸还是第一次来镇上转转,没想到这小地方还有如此美的景点,地方不大,但山清水秀,亭台楼阁别有风格。竹逸心情大好,有高立在身边,周围的一切都带了光环般闪亮。“饿了吗?”高立问。“嗯!”她说。“我带你去吃东西。”他牵起她的手,灯光初上,星星眨着眼睛,干净的菜馆,木桌木凳,干净雅致。人不多,但很温馨。要了几个小菜,竹逸提议要喝米酒,高立起初反对,可禁不住竹逸可怜兮兮的眼神,就去柜台前拿了一壶。喝着吃着聊着,两个年轻人忘记了时间,直到老板说要打烊了,两人才离开。走在小镇街道上,两人牵着手走了一圈又一圈。“高立,我累了!”竹逸满脸疲惫。是啊,总不能这么转到天亮吧,看看身边已经累了的姑娘。“我带你去休息,”高立带她来到一家旅馆的柜台。“小两口是来旅游的吧?”柜台后老板问。高立点了点头,竹逸羞红了脸躲到他身后。拿了钥匙。两人牵手来到房间。房间不大,干净简洁。“你去洗漱吧!”竹逸摇头,高立这才明白,洗澡间在同一个房间里,高立在,她害羞。他意会到说:“我去外面买点零食,你先洗,”说完,他出去带好门。高立回来时,竹逸已洗漱好,穿着旅馆里的睡袍怯怯的站在那里,头发湿湿的还在滴水。高立赶忙拿了浴巾给她擦起头发,一边擦一边说:“怎么这么大意,不擦干,着了夜凉怎么办?”他快速的轻柔的擦着她的发丝。一低头,看到睡袍里那两团酥软,一股热血涌上他全身,他手停了下。赶紧把目光移开,快快的擦干,他放好浴巾,拿来竹逸的衣服说:“你还是穿你自己的衣服吧,旅馆的衣服不一定干净,我先去门外等你。”他退出门去。竹逸边换衣服边想:我穿着睡袍不好看吗?他不喜欢吗?换好,她打开门,高立进来。穿了普通衣服的竹逸还是遮不住她青春美好的身段,凹凸有致。高立打开电视说:“你看电视,我去洗漱。”“我出去吧。”她说。“不用,天太晚了,你一人在外面我不放心,你看电视就好了。”高立说完进了洗澡间。竹逸背对着洗澡间的位置坐了下来。听到里面哗哗的流水声,电视里演了什么,她一概不知,她的注意力全在那哗哗的声音里了。等水声停下,她脸烧的像着了火。高立穿了睡袍过来坐下。竹逸伤心生气的盯住他的睡袍。“我有那么帅吗?这么盯着我?”高立打趣她。“你不是说睡袍不卫生吗?”她嘟着嘴。“我是男生没事,女生不可以。”他说。“你这是什么理论?性别歧视?”她佯装生气。“是保护你!”出了洗澡间他第一次抬眼看她。红扑扑的脸蛋,熠熠闪光的星眸,红润饱满的嘴唇,散开的头发没有像往常一样束起来,而是随意披散着,柔柔的散发着青春的朝气和女性柔媚的光泽。他喉头发紧。赶紧移了目光。竹逸见他一直那么离自己远远地坐着,有些失落,她鼓起勇气,往他身边靠了靠,见他没动静,又靠了靠,他还是纹丝不动,她红透着脸又靠了靠离他不到他半尺的地方停下,她大胆拉住他胳膊轻轻把头靠在他肩头,他本能地抬了下胳膊。竹逸受惊了般抬起头,小心翼翼问:“你开始讨厌我了吗?”“不是,没有”他说,看到她小心翼翼的模样,爱恋的用手掌抚了抚她的头顶。“那你吻我!”她闭起眼睛嘟起红润的嘴唇,高立吃惊,无力地望着她的大胆和娇媚。竹逸迟迟不见他动静,慢慢睁开眼,问:“你怎么了?”她有种受伤。“你不再喜欢我了,对吗?”“不是,”他说,想说些什么。竹逸注意到了他的欲言欲止。大胆猜测说:“你有事要和我说,对吧?”高立点点头,关了电视。默默抬起眼望向竹逸,试探地问:“竹逸,你相信我?相信我们的感情禁得起任何风吹雨打吗?”“我相信!”竹逸很坚决,“只要不是你变心,我就相信你!”她补充。“那我告诉你一件事,不过你答应我,你要相信我,相信我们的感情不受动摇。”高立重申。竹逸再次坚决的点点头,说:“你说吧!我相信你,也相信我自己,没有什么能动摇我们的感情。”“好吧,”高立说:“米杰来了,”他担心的看看她,后者给她鼓励的眼神,让他继续说下去。他继续说:“我和她表明了态度,也告诉她我找到了你,希望她不要再纠缠,当时她听了,大吵大闹不相信,我带她看了属于你我的花圃,把我们的书信拿给她看。她看了安静下来,可是她可怕的沉默后,她一人去了小厨房,等我听到一声不寻常的声音赶到时,她左手腕鲜血淋淋,脸色惨白坐在地上,水果刀在她身边。我没想到她会这样。”高立懊恼的垂了头。竹逸呆住,问:“米杰没事吧?”“没事,幸亏割得不深,送的及时。”“什么时间的事?”“你上次来时,是她出事的第二天。”“这么巧?”竹逸悲凉的笑,然后凄凉的说:“所以你不见我,坚持不给我回信。是被米杰的大无畏感动,要放弃我?对不对?”泪水无声落下。“不是的,不是的,”高立着急辩解:“你答应会相信我,相信我们感情的,你不能反悔。”他着急,看到竹逸苦笑。他心碎,说:“你别这样,我会心痛,”高立真想揍自己,“竹逸,只有你最明白,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只是米杰这样,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我怕她再做出什么可怕的事,也不知道该如何向你说起,所以我一直不敢给你回信,也不敢刺激米杰。我只能静观其变,每天心力交瘁地等米杰伤好些就送她回去···”高立下面说了些什么,竹逸都没有听到,那个似曾熟悉的短发是米杰。她心凉了。她只想夺门而出。怪不得高立无意中在回避自己。“米杰一直和你住在一起吧?”她问。他愣住,继而解释:“米杰一直不肯住院,非要和我住在一起,让我照顾她,我拗不过她,只好答应她。不过,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你要相信我。”“朝夕相处,共处一室,共眠一床,你要让我相信什么?”竹逸心里这么想,沉默。暗暗整理自己的冰凉混乱。许久她擦去泪水,认真的看向高立,她说:“高立,我问你一件事,你要说真话,可以吗?”“好的!”一直担心看着她的高立见她开口说话,那么认真,那么郑重,不禁也严肃起来,他说:“好的。”认真的回望着她。“你爱米杰吗?”“不爱!”“你爱我吗?”“爱!非常爱!”“你愿意娶我吗?”他不太相信听到的,吃惊的看住她的眸子。后者庄重认真,不像开玩笑。“我愿意!”他说。“如果让你此时娶我办得到吗?”她还是一脸认真。他不太肯定竹逸说的是真是假?“现在我什么也没准备。”他说。“我不要身外之物,只要有你!”竹逸站起身慢慢走向他说,他也站起身。她走到他对面,右手指向他的左胸口,说:“我什么也不要,只要你的心,它是我的吗?”她问,因为激动,眸子里有泪光在闪。“当然!”高立庄重的把她的手实实在在的压在自己左胸口,斩钉截铁地说:“这里有你,只有你!只能是你!”“那就足够了!”竹逸喜极而泣。然后拿起高立的手实实按在自己左胸口说:“我这里也只能住下你!”高立感动,眼里有亮晶晶的东西在闪。“我们结婚吧!”竹逸说,“你现在该亲吻你的新娘了,”她说。羞涩的闭上眼睛,倔强的抬起头。高立温柔的吻着她的泪水,眼睛,鼻子,嘴巴,脸颊。两颗心狂热跳动,没有天没有地没有万物,只有两颗心交融。缠绵像海水将两人一次次包围。无限柔情无限爱意。不知疲惫的两个人相拥入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就是能进球 末世之春回大地 谢家小玉 三寸人间 凌霄魔帝 心之莲 天陨星 阳间巡逻人 万古第一神 帝武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