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心之莲 > 正文 第十一章

正文 第十一章

正文 第十一章 (第1/2页)
  
  两个女孩默默对视,互相猜疑。高立在这尴尬而奇怪的氛围中醒来。抬眼看到竹逸他露出笑容,后一刻注意到米杰就站在眼前时笑容瞬间僵死。
  
  “你,你怎么在这!”他极力掩饰慌乱。然后很快起身,一把拉起米杰的胳膊把她拖去外边。
  
  见竹逸并没有跟出来,他压低声音怒斥:“你还要想做什么?我们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吗?以后互不往来,你来这里干什么?这儿不欢迎你!你赶紧走!”米杰起初气败,眼看要火山爆发,就在那紧要关头,她忽然盛怒下转而平和,她淡淡的一笑,诡秘而优雅,说:“我不是来找你的,竹逸是我的同学,舍友,好朋友,我是来看她的。你正巧也在,就不是我的问题了。”她绕开他大摇大摆一边进屋一边高喊:“竹逸,你好同学好朋友好舍友我,不远千里来看你,你也不招呼一声啊?”高立眼盯着她走进屋,有种要撕了她的感觉,可又无可奈何。
  
  为避免脆弱的竹逸再次受伤害,他赶紧随身进屋。竹逸情绪复杂,看到米杰傲娇的喧宾夺主,她尽力平复心绪,大方地努力挤出一丝笑。
  
  “你怎么来了?”她问。米杰眼睛狡黠的眨巴两下说:“听说你们临朐很漂亮,就来了。我把实习的时间用来旅游了。半年我要游遍祖国大半个山河,就算我给自己明年即将毕业然后参加工作前的一份特殊礼物。”米杰的傲娇连头发丝都已经写满。
  
  “恭喜你!”竹逸说,她早已习惯了米杰的傲娇,也不在意。这是米杰不理解的地方,她明明生活的很艰难,为何还那么坦然自若?
  
  笑得那么舒心?
  
  “你怎么打算的呢?实习的时间都用来去那穷乡僻壤做支教吗?有没有考虑过给自己一些时间和空间呢?”米杰有意要刺激她些什么,因为她知道竹逸是没有经济实力支撑去旅游的。
  
  竹逸笑笑,平和地说:“能有幸陪那里孩子们一起学习和他们一起成长就是我的时间和空间,我很开心有这样的机会。等将来孩子们的天地更广阔,人生更丰富更有意义时,我会为他们骄傲也会为自己曾经出现在他们的世界里感到自豪。”竹逸笑得舒心坦然满足。
  
  “你就不为自己打算下吗?你在其他地方也可以教学生,也可以实现你的理想。至少你自己会生活得舒心自在。”米杰感觉竹逸傻里傻气。
  
  好心提醒她。
  
  “但那些孩子们更渴望知识更渴望学习,不是吗?”竹逸不为所动。
  
  “真傻,傻到家了!”米杰不屑翻了翻白眼。
  
  “先检讨下你的自我和自命清高吧!”高立提醒她。她受挫,大声嚷嚷:“我和竹逸聊天,你插什么嘴?”高立刚要在说些什么,竹逸打断他们,说:“今天天气不错,我带你们出去转转吧,我们这里有不少景点山灵水秀的。”说完,她先披衣穿鞋,去外屋洗刷。
  
  收拾妥当,去厨房煮了鸡蛋面,三碗热腾腾的面端上桌。
  
  “你还会做饭,真香!”米杰由衷啧啧。然后又免不了傲娇:“我不会做饭,都是爸妈做给我吃的。”
  
  “你少说两句没有人把你当哑巴,”高立担心刚失去奶奶的竹逸会难过就抢白了她一句。
  
  她翻一下白眼,娇滴滴的说:“我说的都是真的!”高立刚要再说什么。
  
  竹逸怕了两人的争执就开口道:“面条趁热好吃,吃完我带你们出去转转,就当我一感谢高立这次来帮我,二为米杰洗尘。”竹逸埋头先吃了起来。
  
  两人识趣住嘴端起了碗。竹逸煮的面的确好吃,两人很快吃光了面,竹逸见两人意犹未尽,说:“不好意思,我好像煮少了。我再去煮些。”竹逸放下碗要去煮面。
  
  高立赶忙说:“饱了,不用煮了。”米杰不悦说:“我还没饱呢。”竹逸苦笑了下去了厨房,高立随后去帮忙,米杰见高立离去,也随了上去。
  
  竹逸利落的煮好两碗面,高立把面端去饭厅。米杰优越感满足,吸溜着面条直说好吃。
  
  竹逸她虽不计较米杰对她的无礼,但奶奶的黑白照片就挂在饭厅旁边,米杰不会看不到,米杰再不顾及她刚失去亲人的痛,也不要在刚离世人的遗像面前,毫无顾忌的如此贪吃。
  
  她心痛压抑,默默走出房门去门外透口气。高立和米杰在房内压低了声音吵着什么。
  
  竹逸感到身心疲累。只想带他们两个好好转转,就打发他们离开。她觉得自己再不静静就要崩溃了。
  
  她带他们去了老龙塆,石门坊,沂山,三天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晚饭,竹逸为他们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
  
  米杰一向对吃的情有独钟,她嗅了嗅满桌子的饭菜,开心地说:“真香!竹逸谁要娶了你就有福了,”说过她后悔了,偷偷注意了一下高力。
  
  还好后者正忙着摆碗筷,并没有听清米杰说了些什么?她嘴角上扬得意的笑笑,直接用手指捏起一块猪蹄送进嘴里,满意的咋着嘴。
  
  她边吃边说:“这么多好吃的,我怎么感觉像最后的晚宴啊。”虽是无心的话,但还是触到了竹逸心底的那根弦。
  
  气氛有那么一时的沉闷与尴尬。高立也似乎觉察到了什么,表情复杂的看了竹逸一眼。
  
  竹逸本里话就少,这几日尤其少,笑容少了很多,心事多了几重,不再唯唯诺诺,和和气气,果敢,礼貌,心却拒人千里。
  
  “这样由米杰说起也好。”她心里想。然后说:“我去拿酒,这最后的晚餐不能少了酒啊。”她取来了红酒和酒杯。
  
  打开瓶塞每人倒了一杯。高立默默坐到座位上,米杰停住了往嘴里塞东西,隐隐感觉出空气中的不协调。
  
  “来,我敬两位一杯,谢谢你们不远千里来到我们这小镇,我先干为敬!”竹逸一仰头,一杯酒全喝下。
  
  高立无语端起酒杯默默饮下,米杰见气氛不对,也把杯中物喝干。竹逸平时不饮酒,一杯下肚,头晕晕的,脚下轻了许多。
  
  她努力站稳微微晃动的身体,又把三个酒杯倒满。她端起酒杯说:“这杯我祝两位琴瑟和好,也请求两位不要再把我牵扯进去,我衷心祝福你们早日修的正果。”她又一口饮下。
  
  酒精使她热血上涌,也使她天旋地转。她脚下发软险些倒地。高立上前扶住了她。
  
  她凝神看了他一眼,说:“今天,我们都敞开心扉,彼此吐露心声,不要有隐瞒,也不要有顾忌,过了今晚,我们都做自己,彼此不要再那么累好不好。高立,米杰喜欢你,爱你,至死要和你在一起,你不会不知道吧?”高立没想到竹逸会问他这样直白的的问题,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竹逸指着他的鼻子笑起来:“哈哈,一向桀骜不驯的高立你也有不敢坦露心声的时候,太意外太意外了!哈哈哈···”她的笑声刺激了米杰,米杰说:“不就是袒露心声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她仰头喝下酒,说:“我就是喜欢高立,爱高立,不择手段要得到高立,我大胆追求我自己的爱情有罪吗?”
  
  “无罪!”竹逸喝了酒和往常大相径庭。她高呼。
  
  “无罪吧,”米杰也有些酒上头,
  
  “可我就不明白,你喜欢蓝海,单恋蓝海五年,你怎么就和高立好一块了呢?你是你撒了谎还是你骨子里就花心?”米杰质问竹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就是能进球 末世之春回大地 谢家小玉 三寸人间 凌霄魔帝 心之莲 天陨星 阳间巡逻人 万古第一神 帝武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