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心之莲 > 正文 第十章

正文 第十章

正文 第十章 (第1/2页)
  
  泪水只是附属,心碎才是主角。转身冲进黑夜里。不知奔出多久,走了几道山几道岭?
  
  待她再也走不动一步时,她几乎瘫坐在泥路上。风微微但很凉,不一会就浑身冷透,此时唯一能去的只有那称之为教室的地方了,她起身,环视四周,黑乎乎的一片,微弱的星光下,她仔细辨认了好一会,她最终确定自己迷路了。
  
  她万般沮丧再次跌坐在泥地上。泪水风干,双颊刺痛,手脚渐渐失去知觉,行李里有奶奶给自己织好的一件厚毛衣。
  
  行李呢?她仔细回想一下,好像落在了见到高立赤裸上身,床被凌乱那时的震惊和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一霎那。
  
  米杰丰满凹凸有致的穿睡衣的样子浮现眼前,
  
  “你看看你身上的资源,哪有值得诱惑我的地方啊?”高立原本开玩笑的话讥讽地响起。
  
  竹逸捂住耳朵用力甩头,
  
  “啊---!”她竭斯底里大喊一声,似要要把胸中的激愤宣泄干净。四周回荡起她的回音。
  
  “啊---!”
  
  “啊---!”无数个
  
  “啊---!”反向环绕著她,诡秘,阴森,可怕,她双臂紧紧抱住双膝蜷作一团。
  
  “奶奶!”她风干了的泪水再次奔涌,滚烫。这是她此时唯一感觉到有温度的东西。
  
  她意识逐渐模糊起来。刚要睁开眼睛,一道强烈的光线刺得她睁不开。
  
  她本能的侧了侧头。胸口闷痛,有些呼吸不畅,她剧烈咳起来,心肺像裂开了一样。
  
  她皱了皱眉头,左手按住裂痛的胸口,右手支撑着身体要坐起来。
  
  “竹逸老师你醒了,”是孩子们欢快的声音。
  
  “你,你们怎么来了?咳咳···”竹逸强忍心口疼,问。
  
  “竹逸老师你迷路了,差点冻死在小松林那边的山上,幸亏你高喊了一声,爸爸叔叔们才找到了你,你好像肺炎犯了。”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说着,七手八脚地扶起她。
  
  竹逸对孩子们笑笑算是感谢。她发涨发沉的脑袋渐渐回想起自己那夜的点点滴滴。
  
  “那,这是哪里?”她问。
  
  “是镇医院,”孩子们说。
  
  “哦,那你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她问,按紧发疼的胸口。
  
  “听说你好几天都没醒过来,我们担心,就缠着高立老师和米杰老师带我们来看你,你醒了,我们真开心!”孩子们又蹦又跳,欢呼拍掌。
  
  这时护士走进来说:“安静,你们老师需要静养。”孩子们不好意思的你看我我看你互相提醒着很快安静下来。
  
  看到孩子们天真无邪乖巧懂事的模样,竹逸不由自主从心底绽开笑容。
  
  这世上还有比孩子们的天真无邪更珍贵的东西吗?竹逸想到这里,多么希望自己也永远长不大,那样父母就永远活着,奶奶也不会为了抚养她那么辛苦。
  
  想到奶奶,她情绪激动又剧烈咳起来。护士赶紧上前,说:“不要激动,不要多说话。”
  
  “孩子们和竹逸老师再见,我先带你们回去。”米杰的声音。她今天穿了一件杏黄色貂绒大衣,愈发衬得她的白皙的脸粉嫩。
  
  竹逸厌恶的把眼睛看向别处,米杰注意到竹逸不情愿见到她,也没说什么只悄悄把孩子们带了出去。
  
  护士打好点滴也出去了,病房里安静下来,竹逸的病床靠近窗,此时阳光透窗而过满满洒了一床。
  
  灌木上有几只小鸟在叽叽喳喳飞上飞下。几朵不知名的黄花占满枝头,在灰色的冬季显得格外盎然醒目。
  
  竹逸嘴角浮上一丝笑意,大自然总有令她赏心悦目的地方,她也只有接触大自然时,最放松最开心。
  
  看得入迷,门开她也没有注意到。高立进来看着阳光里的竹逸安静平和,不忍打扰,就悄悄从怀里取出用身体保温着的粥盒轻轻放到竹逸床头柜上,正准备慢慢退出去,竹逸无意中扭头发现了他。
  
  “这是要逃吗?”她低语轻蔑的笑。然后扭头继续看向窗外。阳光不错,竟然飘起了雨,小鸟四散飞去。
  
  唯有枝头花在冬雨中芬芳。
  
  “趁热喝点粥吧!”高立说。竹逸无视。
  
  “其他的以后再说,你先养好身体,”他继续说。
  
  “是无话可说了吧?”竹逸腹语。见竹逸不准备理他,他慢慢退出房门,在他关上房门一霎那,竹逸扭头看了一下,高立的身影有些不稳,脚步趔趄。
  
  竹逸在医院躺了十几天。出院那天,村长和孩子们来接她回的村子。她坚持不愿回原来住处,村长就暂时安排她住在了教室里。
  
  所谓的教室就是一间简陋的民房改制成的,四处墙壁坑坑洼洼,木门透风,唯一的好处是房间够大,可以容下不少孩子来上课,但似乎就这唯一的优点也没有得到充分利用,来上课的孩子就七八位。
  
  竹逸白天上课,晚上就把几张不太成形但结实的木桌拼凑起来当床。一连几日,都没有遇到她不相见的那两位,她要求调离去其他地方支教的申请已经寄出好几天,理由是这边学生少,需要不了三位老师。
  
  接下来的日子,孩子们的朴实天真,求知的渴望和努力让她灰色的心理明快了许多。
  
  春节放了几天假期,竹逸赶回老家陪奶奶过春节,不想这是陪奶奶过的最后一个节日。
  
  初二奶奶就说胸闷,吃了几片药也没见好,就在隔壁二婶的帮助下把奶奶送到了镇医院,镇医院说病情严重,就连夜又把奶奶送到了县医院。
  
  医生说奶奶灯枯油尽,家人准备后事。能多陪陪老人就多陪陪,老人有什么心愿能满足就满足吧。
  
  竹逸瞒着奶奶强装欢笑要陪好奶奶每一天。日子久了,奶奶渐渐察觉到了什么,开始看竹逸的眼神久了起来,并开始唠叨起高立那小伙子啥时来看她的话。
  
  起初竹逸打着模糊眼,后来奶奶问的勤了,她就借故出去躲起来哭一场,然后继续以各种理由说高立过不来。
  
  最后几日奶奶意识模糊起来,一清醒就叨叨高立到了吗?后来二婶看不过了,对竹逸说:“让你男朋友来一趟吧,你奶奶不放心你,强撑着一口气呢,你就满足了老人家的心愿吧。这可能是你奶奶最后的心愿了。”竹逸鼻头一酸差点掉下眼泪来,她躲出去想了好久,也哭了好久,她鼓起勇气给高立打了个电话,让他来帮她一个忙,冒充她男朋友来见见奶奶。
  
  远在另一个城市的高立第二天下午就赶到了竹逸所在的小镇。竹逸注意到高立走路有点和往常不一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就是能进球 末世之春回大地 谢家小玉 三寸人间 凌霄魔帝 心之莲 天陨星 阳间巡逻人 万古第一神 帝武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