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心之莲 > 正文 第九章

正文 第九章

正文 第九章 (第1/2页)
  
  “我知道我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要求有些趁人之危,但我是真的喜欢你。这样你至少答应让我来照顾你,好吗?”高立握住竹逸满是冻疮的手,捂在自己的手掌里暖着。竹逸药劲上来,迷迷糊糊听到高立的话。礼貌性的微笑了下。头轻轻歪向一边睡去。“傻姑凉,你这是答应了还是睡着了啊?”高立把她的双手握得更结实。这个冬天是有多冷啊?这个姑娘周身都是冰的,这村子方圆十里都没有医疗所,生个病几乎都用上一辈传下来的土方法。让竹逸一个人留在这里的确让人不放心。夜深了,竹逸盖两床被还在发抖,这山里的冬夜的确冷。高立把木椅拉近些,用自己被的一半盖在竹逸的身上,一半披在自己身上。看竹逸不再发抖他才安心的睡去。竹逸睡得好安稳,没有像往常一样被冻醒。自己冻伤的双手也没有因为早上醒来而涨疼。她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翻了个身,看到睡在自己身边的高立冻得全身蜷作一团。这才发现高立的被全盖在了自己身上。她拉过被轻轻给高立盖上。高立动了一下身子,“阿嚏!”他被自己的喷嚏吵醒。“你醒了,”他看到她精神不错,开心挂上嘴角。“阿嚏阿嚏···”他打了一连串阿嚏。“你感冒了,”竹逸赶紧下床。高立制止她,“天冷,别动,我药箱里有感冒药,”说着他自己去行李箱里找到药箱取了药。竹逸趁他取药的时间,匆匆起床,并从老奶奶屋里取来热水倒好递给高立。“真是个懂事的姑娘,”高立这么想,嘴上却说,“对我这么好,我会感动以身相许的。”“病了还贫嘴,也真有你的,”竹逸又气又疼白他一眼,“快把药吃了,”她说。高立把药吃下。门开了,老奶奶从门外进来,说:“外面下雨了,我熬了枣粥一块盛来喝了,暖暖身子。”高立要去端粥,老奶奶拉住他:“娃子你感冒了,不能去。”竹逸会心一笑迅速去老奶奶屋端来粥和碗筷。三人喝着热气腾腾的粥,看着外面的飞雨纷落。竹逸突然特别想念奶奶。本来这个假期可以回老家陪奶奶的,如今来到这里远隔万里,交通又不方便,想见奶奶一面都难。“你怎么了?不舒服吗”高立发现了她轻皱眉头。“没有,”竹逸强堆笑容。高立拿起自己的外套给竹逸披上。“多喝点粥暖暖身子”他把自己的粥给了竹逸。看着竹逸一口口喝下。“娃子,锅里还有粥,”老奶奶说。高立盛来,慢慢喝着,一边喝着一边小声的问竹逸:“我们这样是不是也是变相接吻?”两人几乎同时想起米杰说的俩人如果用同一物件喝水或吃饭就是变相接吻的话,不由相视一笑扑哧都乐了。
  
  给孩子们上完课夜幕已深垂。把孩子们挨个送回家回到住处,高立和竹逸两人头发和外套已经湿透。高立去外屋取来炭火烤两人的外套。阴冷的房间因为有了炭火而温暖起来。“好暖和,”竹逸在炭火附近烤着双手,幸福感满溢。自从高立出现,她开心了许多也温暖了许多。高立看似纨绔桀骜,实际温暖体贴。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有这么多优点呢?竹逸看着对面添炭火的高立一时走了神。“一个女生夜里这么盯着一个男生看,不怕惹事上身吗?”高立头也没抬说。竹逸见被他发现冏了一下,赶紧垂了眼帘,自己有那么明显吗?她羞红了脸,脸红扑扑的滚烫。高立看到她如霞的面颊也有那么一刻走神。这时有人敲门,学生家长送来晚饭,有课的时候支教老师的饭菜由学生家长轮流给做好送来。高立接过道谢,学生家长憨厚笑着点头然后退出离开。两大碗热腾腾的白米饭,一盘红辣椒炒油菜,一小碟蒸腊肉。竹逸把木桌摆好在炭火旁。两人坐下吃起来。高立把油菜里的红辣椒挑出,因为竹逸不喜欢吃辣的食物,又把一大半腊肉夹到竹逸碗里。竹逸又夹出几片放到高立碗里,两人这样送了几个来回。高立说:“再这样让来让去米饭都要凉了。”“你昨天把被给了我,自己冻感冒了,你多吃点,补补,”竹逸说。“你身子虚,多吃点,”高立还是把大半腊肉硬塞到竹逸碗里,俏皮的调侃:“乖!”竹逸只得低头默默吃起来。心在这冬雨的夜很暖。
  
  半夜竹逸被一阵激烈的咳嗽声吵醒,虽然高立在尽量压低声音,却不想咳嗽的更厉害起来。把竹逸吵醒。竹逸披上外套下床倒了杯热水给高立。高立喝下后咳嗽好了许多。竹逸扶他躺下,发现他周身冰凉。“你去床上睡吧,我睡木椅,”她说。“不用,你去睡吧,”他不肯。“你都咳嗽这么厉害了,别逞强了,”竹逸又拽又拉把他弄上床。帮他盖好被子,自己去了木椅上。木椅又冷又硬又小,竹逸忍不住翻动了还几次身子都不适应,真不知道一向养尊处优的高立这些天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她正不知道怎么才能入睡时,一抬眼看到高立正在看笑话似的笑看她在木椅上翻来翻去。“无法入睡吧,还是你睡床上吧,”他说。“不用,你睡吧。”她说,翻个身佯装睡去。待听到高立响起呼噜声,她才长吁口气翻了下被木椅隔得又麻又痛的身子,穿了厚厚棉衣盖了被子还是冷,她紧皱眉头缩成一团。不知过了多久,又冷又困迷迷糊糊中,她梦见自己被一团温暖的光环环住,然后飘起,坠落在一片温暖的海洋里。她开心的睡着了。一夜好眠,第二天她醒来,揉揉眼,睡得好舒服,从来没有这么暖和过。她欲伸个懒腰,手臂被什么挡住了,她拿目光去看怎么回事?眼前一幕,吓得她赶紧闭了眼睛。她睡在床上,正躺在高立的臂弯里。高立的脸就在她咫尺间。鼻息那么明显的感觉得到。“天呢?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床上?难道是半夜我自己···”竹逸捂着眼睛不敢再想。太疯狂了!太丢人了!这时高立故意戏弄的的声音想起:“你该减肥了,我胳膊都被你压断了。”竹逸捂着脸起身跳下床。“对对对不起!”她语无伦次不知该怎么面对,“我我···”高立见到她如此惊慌失措,不忍心再逗她,说:“不是你,是我把你抱上床的。”竹逸这才明白昨天梦到的温暖光环是高立的双臂,那温暖的海洋就是高立了?想到这,她气急败坏跑过去又抓又挠。高立这次没有躲闪,径直轻轻抓住了她两只手,平静地说:“傻姑凉,你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啊?净想些乱七八糟的,我们都穿着衣服呢!你看,内衣保暖毛衣好几层呢。你棉衣还穿着呢。再说,你看看你身上的资源,哪有值得诱惑我的地方啊?”高立故意斜着眼睛瞄她一眼,满眼不屑。竹逸又气又急:“你!不正经”说完,甩开高立的手跑出房门。高立望着竹逸跑去的身影自嘲:“我不正经?我有吗?美女在怀我都坐怀不乱,我多伟大了我。”随后他抓起她的外套去院内寻她,“这傻姑娘没穿外套就跑了。”
  
  雨后的院落明净了许多,高大的乔木愈显青葱,几只鸭子在院子里走来走去,老奶奶坐在房前,悠闲的吸着水烟,竹逸并没有在院子里。“早上好,老奶奶。”高立见老奶奶在那里,立住急匆匆的脚步故作轻松打招呼。老奶奶瞄他一眼,吸一口水烟,慢慢吐口烟,然后用烟袋杆向右边房间指了指。高立会意冲老奶奶做个谢谢的手势。走进右边房间。
  
  竹逸正在炉火旁一边熬粥一边烤火。高立过去递给她外套。“熬得什么?这么香。”他走到近处往锅里看,热腾腾的水汽让他一时睁不开眼。他一边揉眼一边喊痛,竹逸又好气又好笑。“一点生活常识都没有,哪有揭开锅盖就往里瞧的。眼睛没事吧,”她用干净毛巾浸了冷水递给他。他放下手冲她得意的大笑。竹逸发现被他捉弄,又气又急,把毛巾甩给他便不再理他。“生气了吗?”他见她嘟着嘴,颦着眉,眼里噙着泪花,他慌了。“对不起,对不起”他一连串道歉。竹逸委屈:“你就会欺负我,别人的担心着急就是你捉弄取笑的资本吗?”她泪珠断了线的珠子般滚落下来。“对不起,对不起,我本来想逗你开心的,我没想到劲用大了,把你逗哭了。这样吧,你打我两下解解气。”说着拿起竹逸的手就拍自己的脸。竹逸破涕而笑。“笑了,笑了,不生气了啊.”高立用另一只手背擦去她脸上的泪水,“别哭了,哭花了脸就丑了,待会上课娃们见了会兴师问罪我的。”竹逸被他盯的脸发烧,借故拿碗盛粥抽出自己的手跑开。真是个容易害羞的姑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就是能进球 末世之春回大地 谢家小玉 三寸人间 凌霄魔帝 心之莲 天陨星 阳间巡逻人 万古第一神 帝武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