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心之莲 > 正文 家庭变故 高考失意

正文 家庭变故 高考失意

正文 家庭变故 高考失意 (第1/2页)
  
  小镇的夜静得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初夏的夜怡人,弦月升空,竹逸心地却泛着一层寒意。白天的一幕。她越是刻意要抹去。偏偏越是记得那么清楚;父亲的养殖厂因管理不善,鹅群发生疫情,损失惨重父亲一脸愁容坐在家里闷不吭声,母亲因为一点小事咆哮起来,近来母亲经常如此。
  
  ‘‘这日子没法过了‘’母亲从沙发上站起来,气急败坏,‘’跟你过了这么多年,每天提心吊胆,没一天安稳日子,让你不要投资养鹅厂,你不听,这下好了,赔了赔了,全赔了。贷款怎么办拿什么还''母亲气急中去撕扯窝在沙发一角垂头丧气的父亲.被母亲撕扯急了,父亲伸出大手去挡母亲再次撕扯的手,不想用力过大,母亲一个站不稳,半个身子摔在了茶几上,''咣啷''一声,茶几上杯具碎的碎,滚落在地的几只还在那儿委屈的打着旋.起初因害怕而无奈躲在内屋的竹逸突然狂躁起来,她冲出房间来到外屋,
  
  声嘶力竭;'别吵了,每天都这样,烦不烦?够了1受够你们这没完没了的吵闹了‘’.一向温顺乖巧的女儿突然情绪爆发,父母始料不及,都愣在了原处.“我讨厌这个家”,竹逸控诉般嘶叫,泪水喷涌,心地像有团火在烧,烧的她胸闷头胀,体无完肤。她有种冲动,欲掀翻这个家,重新找回小时候家的安稳和宁静。那时的父母是恩爱的,日子不富裕但甜美。自从父亲在她初中时开了这家养殖厂以来,生意起起落落,坎坎坷坷,她们的这个小家也渐渐失去了平和。尤其近一年来,父母动辄撕打吵闹,家变成了硝烟四起的战场.‘我讨厌家,讨厌你们’。竹逸用手背狠狠擦了擦泪水,夺门而出,重重把房门在身后摔上的那一刻,她有个不想回家的念头在胸中烧。
  
  把小镇走了几个来回,夜幕垂临,弦月升空,泪水干了,身体乏了,心早累了,她却发现自己无处可去。悲凉弥漫心底,倔强支撑她不要回那个家,她就这么坐在石阶上,凉凉的石阶不知被她坐了多久,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就那么任由坐着。
  
  “竹逸”,迷迷糊糊中她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循声望去。
  
  “蓝海”,她吃惊不小。这个她从初二就暗恋的男孩,她把他偷偷写进自己日记有五个年头男孩,此时竟然站在她面前。她慌忙错乱的起身,她可不想让自己心中的男孩看到她如此落魄的一面。坐的太久腿脚麻木了,她起身太急,一个趔趄眼看要倒下,蓝海眼疾手快一伸手扶住了她。两片红云嗖的一下飞上她的面颊,烧的她面颊耳朵都疼,眼睛也不敢看向他。暗恋五年了,每次都是远远的偷偷看他,如今挨得这么近,她感觉呼吸都不那么舒畅了。她既羞又恼,羞的是蓝海和她站的这么近,恼得是此时的她如此落魄又出糗。
  
  ‘你没事吧?’蓝海问,同事见她已站稳抽回了自己的手。
  
  竹逸多希望他再多扶自己一会,她抬了抬眼睑始终没有勇气正面看像蓝海,他们此时只有一步的距离。
  
  ‘你没事吧?'蓝海见她发愣忍不住又问
  
  竹逸这才缓过神来,慌不迭的说‘没,没事,你,你走吧’。说完她后悔了,她心底是多么希望蓝海能多停留一会,可她却用语言只开了他。
  
  ‘那好,你没事,我先走了’,蓝海笑了。该死的笑容,竹逸暗叫不好,她又呼吸不顺畅起来。蓝海的笑容是她的死穴。记得初二那年,蓝海刚转到她们学校,当时他找不到所在班级,就顺便问了操场上一个女孩,‘同学,请问二年级二班教室在哪?’当时他也是这个笑容,阳光灿烂,一口格外洁白的牙齿两颗虎牙星星般闪亮。被问的女孩被他的笑容折服愣在了原处。
  
  “在那边不远,第二排第二间”,女孩身旁的另一个女孩向右手边的房子指了指。男孩道谢走远。给男孩指了方向的米杰兴奋地暗暗拍手;‘太帅了,这么阳光的男生,有没有?有没有?竹逸’。
  
  ‘有,当然有了’,竹逸心底万分认同,嘴上却忍不住笑米杰,‘花痴了吧,校园禁止恋爱’。
  
  ‘哼。。’米杰不以为然的扬了扬她那傲娇的头颅,一双迷人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若有所思,说;“二年级二班,我们班来,太好了,我要和他一桌”。后来,果然米杰和蓝海一桌。而且一直延续到现在他们一直是同桌。竹逸不得不佩服米杰的洒脱,敢爱敢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就是能进球 末世之春回大地 谢家小玉 三寸人间 凌霄魔帝 心之莲 天陨星 阳间巡逻人 万古第一神 帝武丹尊